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8-04-01 【编辑录入:fengfy】 文章出处:《文汇报》2018年4月1日第7版

40年间的大学梦:不同的起点同样的思考
同是来自小城的陈平原和时艺丹,一位插队落户八年,一位来自人口大省
作者:摄影 文汇报记者 袁 婧 整理 戴淳霖  阅读次数:3402

我的大学梦

时艺丹


浙江大学海洋工程与技术专业17级学生时艺丹,分享了她的困惑与感悟

浙江大学海洋工程与技术专业17级学生时艺丹,分享了她的困惑与感悟


    我来自河南省南阳一中,一个三四线小城市。和陈老师不同,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有大学梦。父母为了鼓励我学习,努力把这种价值观深植到我心中。他们会说:“你这件事如不听话,今天不让你学习了。”我想:不行,今天我要学习,即使小病我也要学习。因为我觉得不让学习是一种惩罚。


    面对选择,勇于拥抱未知领域


    这样的选择也非常自然,因为河南省有80多万考生。高中三年,每天早上大概5点半起床,一直学到晚上11、12点,这是我们的正常作息。当遭遇很多过不去的坎、极度劳累时,是那些精英大学的校园风景支撑着我。进入浙大后,我感谢那些岁月的坚持,让我实现了大学梦,给我带来自信:我知道自己挑战困难的极限之所在。

    高考之后,我真的如释重负,接着全家面临着专业选择。是去上海财大学金融还是去浙大学海洋工程与技术专业?当时我的父母和我内心都有很大的挣扎。我家两代人都学经济和金融,有既定的人脉,而对于海洋专业,我们很陌生。高三时,每天中午12点一定会看《新闻联播》,看到东海、南海争端,我认为这个专业的利己程度会更少一些,它不仅有我,而且汇集了很多人,工作和生活会更有意义;人对于未知领域具有恐惧和抗拒的心态很正常,而往往是无惧者才能握手成功;暂时不清晰的前景中,隐藏更多的是机遇。我说服了父母,走向了海洋专业。


    竺可桢之问让我正视入学后的迷茫


    来到浙江大学,和高中不一样,多元气息扑面而来。不管是通识教育,还是专业教师,甚至是社团生活,都太多元了,给人充足的发展空间。在我入学之前,学校要求观看慕课。第一课至今仍在脑海,是竺可桢老校长在浙大西迁时说的一句话,他说“诸位来到浙江大学首先应该问自己两个问题,第一,我来浙江大学做什么;第二,我从浙江大学出去之后要做怎样的人”,我听完之后深受刺激,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我一直说实现大学梦,现在已经走到终点,但我从没想过大学之后,我的人生应该怎样规划。

    这样的问题,之前学长学姐回校宣讲时也曾提及,在大学最明显的感触是什么?迷茫。考上大学后我感受到这两字的份量。而竺可桢老校长的话让我感到一种责任感——对自己、家人、社会和国家。我们正处于意气风发的年代,再过20、30年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只要我们想。所以上大学初期,我情绪比较低落:因为我觉得我眼中梦的终点,在我短浅的眼光下,其实只是起点而已。对于起点之后的路程,我一无所知。
    我在北大的同学也撰文表达了类似的困惑:高考前我相信我身上背着一个使命感,它支撑我度过了一个个难熬的时光,最后到达顶尖学府。到大学之后发现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同学,“他们已经达到了我这一生都不敢想象的高度,所以我对人生产生了怀疑。”


    人生需要规划,大学梦只是人生梦的开端


    是啊,我们常常在家人和外界的影响下设定自己的目标。我们现在所得到的一切,其实相比40年前太容易。刚才陈老师说那个年代的特点是“磨难是经历,是阅历。”而我们所得太易,好像没有真正从内心认同或者有一种执念,因此达到父母对我们的期望之后,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这种迷茫、动摇是否因为缺少对人生的规划,而导致不少同学放弃奋发图强而走了下坡路?

    初中时读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震惊于为何人们为了生存要拼搏到这种地步。现在我明白,生存确实很不易,但我们更应该追求生活,即对自己以后的工作抱有一种强烈的认同感,这种认同感来自坚信我所做的是对的、有价值的、无悔的。要做到无悔,就要从大学开始做起,并把眼光放到更远的明天。
    今天的演讲题目是我的大学梦,沿这个思路串下来后,我更愿意把它叫作“我的人生梦”。我的人生就是一个一个梦串接起来的,在达到现有目标之后,还会站到更高的平台上,梦又将更新,这就是我的大学梦,也是我人生梦的开端。


    现场互动


    大学校园中的喜出望外和有所失望


    77级大学生后援团童世骏:进入校园后,是什么让你们觉得喜出望外和大失所望?


    魏一:让我喜出望外的是:第一,华东师范大学男生很多。这说明性别和学科之间的关联被弱化,不是所有的女生都要学文科,也不是所有的男生都要学理科。第二,作为理科生,我选教育技术专业,要学编程、大学物理、多媒体,理性与感性兼容并蓄。

    失望的是:第二学期一定比例的同学要转专业,第一次分流出现。
    时艺丹:喜出望外的是:浙大无疑学霸云集,我会弹古琴,加入了学校艺术团,感觉任何特长都会被肯定和尊重。而在中学,我们只论学习成绩。
失望的是:课程流动性太大,没有班级的整体性,有独来独往的漂泊感。


    小城学生与大城市学生比,自有刻苦、自知优势


    上海外国语大学大一学生王海清:如果您是一名刚刚步入大学的小城学生,您会怎么度过大学生活?

    陈平原:我在北大经常碰到从小城来到大城市念书的学生,尤其在中文系。我会和他们说,小城经验对于学文学来说,反而特别好。因为大城市的生活,你眼见即得,而早年独特的生活经验,对日后的学习更有帮助。
    另外,很可能你更想问的是,大学生活应以读书为主,还是以表演为主?因为在大学校园里,只会读书的人,不会得到普遍的尊重;而擅长唱歌跳舞、体育天赋高,以及有领导才能的学生,才比较容易得到关注。一般来说,小城学生没有那么多可以炫耀的才艺,因此,相对自带光芒的大城市学生来说,读书会更刻苦些。正因为感到落差,知道自己原有水平不太高,容易激起上进心。所以,我再三强调,小城走出来的,千万不要在那些表面上见多识广、实则夸夸其谈的才子面前怯场,只要你肯努力,完全能走出自己的路。


    减负中如出现资源失衡问题,需要在发展中解决


    华东师范大学大一学生张天琦:我之前看过一篇点击量突破10万+的微信推送,说教育减负会阻碍中下层向上层的途径,应如何看待?

    俞立中:我并不认为这个问题有标准答案。但我个人认为减负是解决当下教育问题的一个重要举措,对中小学生而言,所谓的超前学习,实际上不利于孩子的长远发展。你的问题是指向教育公平的社会认识,因为学校减负后,条件好的孩子还会在外面找老师辅导,而条件不好的孩子容易失去发展的机会。这其实是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并非这一举措的目的。我是赞同减负的。


    金融的价值远远高于赚钱,学子目光应高远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专业景宏:有人说,金融专业容易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请问,这种态势是否有问题?

    张春:这是个大问题,我们高级金融学院的学生也有类似倾向。在教育中太短视,太急功近利,有些人变成极端的利己主义者。这些情况在国内存在,国外也存在,是社会大环境所致。我学金融,是觉得它展示了很多经济规律和发展态势。金融里面也有很多好的方法和运用,能帮助经济增长并解决社会问题。但也有些金融的业态是套利的,损人利己的。所以我们要有更新的理论、更新的监管措施。中国金融在最近这十年有非常大的发展,喜忧参半。我希望全部学金融的学生都朝这个方向努力。


    互评打分和感言


    18级观察团打分:

    77/78级大学生95分, 17级大学生93.3分

    

    陈平原打分:

    17/18级大学生88分

    陈平原:小人物不要讲大话,从贴身感觉说起

    我给17/18级7位同学打88分。北大硕博生考试,85分以上就是优秀。之所以没有打更高分,因为我不太满意。本做好心理准备,以为他们会挑战我们三个老头,狠批一通,最后没有。年轻一代这么温和,我有点失望。
    几位同学的演讲,一看就是训练有素,都能言善道,了不起。但我还是想送三句话,供大家参考。
    第一,讲话必须真诚。一旦有一两句直接从哪里抄过来的,你的话语体系或内在逻辑就会出现偏差。我们的内在精神可以一致,但尽可能用自己的话表述。
    第二,讲话要简洁。三句话能说清楚的,说了五六句,那就是啰嗦。啰嗦既是浪费别人的时间,也会模糊自己论述的焦点。我们要努力控制自己的表现欲,因为说多了效果并不好,很可能是在重复别人,或重复自己。

    第三,学会从小处说起。最近这些年,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大人物讲小事,小人物讲大话”。你我谈话,一旦超出自己的阅历、职位、年龄、见识,就会显得空,或言不由衷。写文章第一要务,从自己最贴身的经验及感觉说起,逐渐往外延伸,最后能上升到一定的高度,那是最好。我特别反对为了因应各种标准化考试,让学生背了一大堆优美的范文,不太鼓励学生说自己的话,这样写出来文章很容易都是一个模样。




荐稿人:ffy 2018-04-01   执行编辑: lxl  2018-04-01   责任编辑:tmy 2018-04-02

当前是:2/2 共2条信息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第
0
 

上一篇刘萧磊的“快舟”人生
下一篇青年学生在思想武装中投身新时代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