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卅载铁路缘
作者:孙 章  发表时间:2009-02-05  阅读次数:25274
 3  

 

杨绛先生在《走到人生边上》一书中,把“命”比作“船”,把“运”比作“河”,认为“船只能在河里走”。说得一点不错。中国的改革开放如同大江浩荡东去,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掉队,如舟一般与江水一同前行。

1978年,我已届不惑,正在家乡苏州的工人业余大学里为工人师傅讲授“材料力学”课程。年初,时任铁道部部长的万里同志在大力整顿铁路之后签发文件,责成有关部门要把文革期间流失的铁路专业人才找回来。于是,就在这一年,我得以回到此前任教的上海铁道学院。

1986年7月,万里同志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参加现代化管理研讨班的全国62个铁路分局的分局长和28个大站的站长,并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铁路改革座谈。开会刚入座,时任铁道部部长的丁关根同志便在扩音机里喊我的名字,我忐忑不安地走上前,原来万里同志在报纸上读到了我撰写的《铁路大包干的由来及其在实践和理论上的重要意义》,那张报纸就摊开在他的面前。万里同志先问我年纪多大、哪个学校毕业,然后表扬我写了一篇好文章。这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篇章,鼓励我不断进取。

1994年,我参加了对《京沪高速铁路重大技术经济问题前期研究报告》的评审。这一研究课题揭开了京沪高速铁路建设的序幕。我仍记得,那次评审组组长是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马洪同志。现在马洪同志已经故去,而京沪高速铁路在今年已全面开工建设。

1996年4月24日,在我和同志们的共同努力下,上海铁道大学城市轨道交通学院成立。这是全国第一所城市轨道交通学院,并由我兼任院长(当时我已担任分管科研的副校长)。

2000年5月,上海铁道大学与同济大学合并组建新同济大学,我不再担任领导工作,专任教授、博士生导师。2004年11月我办理了退休手续,但至今仍是同济大学《城市轨道交通研究》杂志社中的一员,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教授,因此在2008年9月我被授予“2006—2008年上海市高校退管系统老有所为精英奖”。

今年,我已虚龄70。回想祖国改革开放30年,我从当了16年的助教成长为教授、博士生导师,从“黑七类”子女转变为中共党员和领导干部,再看国家如今快速发展的高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真有“天翻地覆慨而慷”之感。我庆幸生于斯、长于斯。

                                       (全文转自2008年12月18日《解放日报》第33版)

 

作者孙章:中共党员,教授,现任同济大学《城市轨道交通研究》杂志社社长。曾先后任苏州铁道师范学院副院长、上海铁道学院副院长、上海铁道大学副校长。108摘编)

   荐稿人:108  日期:2008-12-20  Sjbjct:118  日期:2009-1-26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