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8-06-10 【编辑录入:lrylry】 文章出处:《新华每日电讯》2018年6月10日第6版

憋气破垄断补空白
原标题:他们憋着一口气,只为破垄断补空白
作者:*新华社记者  阅读次数:1383
致敬科学星空中的闪耀群星
 
   我们距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伟大目标从未如此之近。 
 
  5月28日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将亿万人民的目光聚焦“中国创新”;一次次如潮掌声中,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路径变得更加清晰。 
 
  创新之要,唯在得人。从西藏自治区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原总工程师多吉与有关专家共同发现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热泉型铯硅华矿床,到82岁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张弥曼获得“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科技工作者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科研攻关忘我奋斗,为科技创新竭尽所能,奏响一曲新时代大国科技迈步向前的最美华章。
 
一封回信开启创新之路:为高技术武器装备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在这个领域不能与中国合作。” 
 
  20世纪90年代中期,欧美国家碳/碳研究发展迅猛,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院教授李贺军给国外某高水平研究机构写了一封信,希望与该实验室联合培养博士生。可等了许久,却等到了这样的答复。 
 
  李贺军强烈地意识到:碳/碳研究必须走自主创新之路,走跨越发展之路。 
 
  碳/碳复合材料是以碳纤维为骨架来增强碳或石墨基体的复合材料,具有特殊的国防高技术应用背景,历来被发达国家严密封锁。 
 
  李贺军憋了一口气。他带领团队废寝忘食地测试分析、反复试验。在“十二五”末,李贺军带领团队将碳/碳复合材料抗氧化涂层的防护水平提升到1600℃、900小时,实现了国内碳/碳复合材料及抗氧化研究的飞跃。基于李贺军团队发明的系列高性能碳/碳复合材料低成本制备新技术,该材料制备成本大幅降低,实现了由航空航天战略性武器应用向常规战术武器应用的突破
 
撇下满月婴儿只为一件事:“国产盾构”填补空白

 

  2006年初,当中铁工程装备集团有限公司的科研人员都在为设计制造我国第一台盾构样机忙碌时,正休产假的王杜娟把刚满月的孩子撇在家里,偷偷跑到了公司。 

 

  隧道掘进机(又称“盾构机”)被誉为“工程机械之王”。2002年10月,由18人组成的我国首台盾构机研发项目组正式成立,时年24岁的王杜娟成为其中一员。 
 
  2005年,王杜娟因怀孕暂时离开团队,可孩子刚刚出生一个月,她的身影又出现在团队里。为此她颇为得意:为了不错过样机研制的每一次讨论,她在项目组安插了“情报员”,每次开会,她都背着家人偷偷跑到公司参会。 
 
  为了解决技术上的难题,项目组成员需要经常下工地、钻隧洞。很多工地因为安全考虑,不准女同志进隧道。王杜娟心里着急,把头发挽进安全帽,把泥巴、污油往脸上一糊,硬是闯了进去。 
 
  2008年4月,王杜娟和同事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台复合式盾构机,打破了“洋盾构”的垄断,其整机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填补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空白。 
 
  如今,由中铁工程装备集团设计制造的“国产盾构”不仅走出国门,而且创造了多项世界之最,世界最大直径矩形顶管、世界首台马蹄形盾构、世界首台联络通道专用盾构等一大批开创性产品相继面世。 
 
  短发、文静、秀雅、干练,是这位年仅40岁的中铁工程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给人们留下的第一印象。但很多人不知道,曾被她撇在家里的那个孩子,叫作希希——彼时的她,希望尽快造出“国产盾构”,打破国外垄断!
 
与烈性病毒“亲密接触”:为抗SARS战役拿下关键一局

 

  非典型肺炎(SARS)被发现后,要保证药物和疫苗安全有效,必须应用动物模型进行大量实验。然而,在对病原不了解、无病原易感动物研究基础、无特异动物资源储备条件下,建立SARS动物模型的难度极大,被科学界认为是SARS研究的瓶颈之一。

 
  刻不容缓。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秦川二话没说,立即带领科研人员,承担了“建立SARS动物模型”及疫苗研制等应急项目。每次进入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至少6个小时不能喝水、不能进食、不能上厕所,却要大汗淋漓地超负荷进行实验操作;P3实验室的气压要保持在负压状态,连续几天后,耳鸣、头痛、恶心等各种负压反应接踵而至……秦川咬咬牙,都挺了下来。 
 
  秦川课题组夜以继日在P3实验室工作,而她总是把最危险的技术环节留给自己:给动物接种病毒,给动物做体检,采集含病毒的动物样本,拍X光片,消毒实验室…… 
 
  秦川太累了。为了稳定军心,她没有把自己贫血、低血压的情况告诉同事,经常偷偷抱着氧气袋吸氧。但看到有的同志疲劳过度,她还要强行下令让他们休息,自己来替班。 
 
  经过艰苦奋战,课题组成功制作出全球第一个SARS动物病理模型,打通了阻碍SARS研究的瓶颈,并评价了第一个SARS疫苗,为抗SARS战役取得全面胜利作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 
 
  “我国实验动物科学技术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这代人的责任,就是做好科技资源保障,绝不让过去传染病来临时捉襟见肘的历史重演。”如今,秦川团队用尖端技术创建了对重要病原敏感的系列实验动物新品种品系、在不同层面模拟人类疾病的动物模型体系,已为国内外百余家机构应用,为未来传染病防控、精准医疗、靶点药物研发抢占了实验动物科技资源“核芯”。
 
文章来源:《新华每日电讯》2018年6月10日第6版

 

 

 

荐稿人:lry   2018-06-10    执行编辑:lxl 2018-06-10  责任编辑:tmy  2018-06-11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链接

0
 

上一篇为国家需要做科研
下一篇大学生新兵比例稳步上升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