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08-10-16 【编辑录入:admini】 文章出处:2008年8月12日《作家文摘》第4版

汤飞凡若在,何至于此
作者:林天宏  阅读次数:27729

   

      王哲第一次听到汤飞凡的名字,是在1986年10月。
      当时24岁的王哲,是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的一名研究生。那天在班车上,一位他向来很敬重的老师突然大发感慨道:"如果汤飞凡不死,肯定能获诺贝尔奖!"
      "一心想着出人头地"的王哲,并没"太把这个前辈放在心上"。毕业后,他一度成为中国防治艾滋病最为年轻的专家,后又前往美国进行深造。
      一直到17年后的2003年,身处美国的王哲才又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当时,一场"非典"肆虐了大半个中国,中国的防疫系统"笨拙无力",卫生部一位老干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禁不住叹息道:"汤飞凡若在,何至于此?当天,王哲打开网上搜索引擎。他本以为在信息爆炸的年代,搜索这个"理应很重要"的名宇,会有千百条详细的资料。不料他查询之下,仅仅是"有限的干巴巴的几条"。
      在查阅了大量史料、寻访了许多见证人后,王哲"惭愧地发现",原来在上个世纪中期,这个名字曾声震海内外。
      汤飞凡(1897-1958),湖南醴陵人,病毒学家,国际公认的"衣原体之父"。
      1938年,时任国民政府卫生署长的颜福庆自武汉发信至上海,请汤飞凡到长沙重建中央防疫处。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细菌系的汤飞凡,此时刚接到英国一家研究所的聘书,月薪600银元,但他当即辞去这份工作。
      此前,汤飞凡就曾以医生的身份,参加了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的前线医疗救护队。他所工作的救护站一直在日本人炮火的覆盖下,数次几乎被击中,但身高1.60的汤飞凡却镇定地说:"我干这个最合适,因为我目标小,炮火打不中我。"
      无论是学养,还是胆识,颜福庆都为中国唯一的官方防疫机构找到了最合适的领军人物。
      前方战事紧,许多将士因伤口发炎死去,急需青霉素。但青霉素的具体生产工艺在国际上也属军事机密。加上中央防疫处简陋的条件,许多人认为生产青霉素压根就是天方夜谭。汤飞凡日夜奋战,通过研究一名下属受潮的皮鞋上一团绿毛,最终生产出每毫升200-300单位、每瓶两万单位的标准青霉素。中央防疫处因此名扬天下。
      《科学》杂志(《Nature》,英国知名国际性科技期刊)1943年专门撰文介绍中央防疫处,用惊奇的口吻介绍了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吃惊"的青霉素生产车间——没有自来水,只有一台又旧又漏、每天用完后都要修理的锅炉;回收的设备是一只破木船,放在湖里进行透析;胃霉用完了,从自已养的猪的胃里提取…
      汤飞凡的同事告诉王哲,当年,尽管中央防疫处条件简陋,但汤飞凡的要求极为严格,他每天戴着白手套在实验室里到处摸。最初员工们都用鸡毛掸子打扫,被他劈头盖脸地训斥。
      在这种战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多数把日本作为较量目标。上世纪30年代日本科学家野口英世曾声称自己分离出了沙眼病毒。这一发现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却受到汤飞凡的怀疑。从1932年到1935年的3年内,汤飞凡进行了系统的实验,甚至亲自参加人体实验,把细菌接种到自己眼中,彻底推翻了野口的细菌病原说。这一结果得到国际上的公认,野口英世就此从细菌学教材中消失。
      1954年,汤飞凡恢复了因抗战而中断近20年的沙眼病毒研究。为了进一步确定分离的病毒就是沙眼病原体,1958年元旦,汤飞凡将沙眼病毒滴入自己的眼睛,造成沙眼。在其后的40天内,他坚持不做治疗,红肿着眼睛收集了可靠的临床资料,彻底解决了数十年来关于沙眼病毒的争论。1970年,国际上将沙眼病毒和其他几种介于病毒和细菌之间、对抗菌素敏感的微生物命名为衣原体,汤飞凡被称为"衣原体之父"。
      让王哲不平的是,1979年,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完成了一部关于野口英世的长篇小说,使野口英世被日本人重新发现,并受到了极高的尊重。如今,野口英世在纽约的墓地成为日本人旅游的圣地,新版的日元上印上野口英世的头像。而这场较量真正的胜利者汤飞凡,却逐渐被国人遗忘。
      "从他死后至今,中国再没有在微生物领域有过世界级的成就,我们被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远在美国的王哲,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

推荐人:103     2008-8-15        Sm:120       Sj:130    2008-9-12       Tj:131 

 汤飞凡简介:点击“科学公仆”内容更精采


0
 

上一篇也谈素质教育
下一篇“最好”的故事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