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08-11-28 【编辑录入:wfiwfi】 文章出处: 2008-11-26《解放日报》第2版

“最好”的故事
作者:司徒伟智  阅读次数:22200

导演谢晋

  回忆谢晋的文字林林总总,最震撼我的,是昔日助手石晓华讲的故事———有一次谢导说,今天让你们坐一回直升机。因为从没乘坐过,那天大家都高高兴兴地上了直升机坐等。不料,恰逢前面的一架刚起飞即失事。消息传来,大家顿时紧张,要不要飞,意见纷纭。这时,谢导就一个字:“飞!”终于起飞了,安全着地了,谢导这才解释:“为什么一定要飞?因为我们的戏中有一场要拍到直升机。你们连坐都没坐过,怎么会有感受?怎么去分镜头?怎么去导好戏?”

  新一代也一样。我想到了张艺谋。因为偶然机缘当上《老井》的主角,他天天光着膀子背百斤重石头爬山来体验角色,还真饿了几天以领略埋在井底断食的窘态。初次执导《红高粱》,欲表现那片神秘的高粱地,他索性找来百余亩地种上高粱,浩瀚一片。即使成名后,拍摄旧上海题材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这位西北汉子硬是钻进徐家汇藏书楼,借得大堆上世纪30年代报刊,从时装到俚语,恶补“十里洋场”一课。

  其实大师照例精益求精,不囿于电影界一隅———建筑学大师陈从周五十年代带学生在苏州扬州考察园林,竟会亲自“每天爬梁上屋,黑灰满身,一一详细测绘”;钢琴大师傅聪上世纪90年代回国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直到开演前10分钟,他仍把自己关在屋里,拼命地练琴”;医学大师吴阶平年轻时就对每一位手术病人作全程记录,“他发现没有一例病人是相同的,从中积累起丰富的经验。当年肾结核病人很多,他也坚持这么做,最后发现一侧肾结核可以引起另侧肾积水,这一发现挽救了很多病人的生命”。


两院院士吴阶平

 

    探根究底,大师之所由来,无甚神秘,只需付出。“作始也简,其毕也巨”———正是时时追求“最好”、拒绝苟且的日常功夫,打造出一个个耀眼的大师。

  一个人具有这种精神,就能够建功立业。一个团体乃至一个民族高扬这种精神,同样能够出类拔萃。在日本,“丰田精神”、“松下风格”、“东芝规则”,无不饱含着认真内涵。从不辞在深山中苦苦工作十几年终获诺贝尔奖的小柴昌俊,到下层劳工,莫不得此真传。我脑海中还保留着27年前的一幕。暑期在大连开会,就近访旅顺,听东道主一路讲此前的辽南地震。他对着车窗外房舍感慨系之:“我们自己造的倒得最多,俄国人其次,日本的最少。”不仅日本而已,看过欧美国度从事工作、执行规则之认真,你该承认,国家发达,其认真精神也发达。

  自然,发达国家也没有臻于至善。从先前报道的因为忽略了一个闲置账户,使期货交易员里森得以违规操作,终致庞大的巴林银行轰然倒塌,到近来报道的由于使用了一批不合格铆钉,促成泰坦尼克触礁后迅速下沉的惨剧,足以令大英帝国羞。我们呢,自然也不是通体落后。对本职事业,认认真真,竭尽全力,可谓炎黄子孙历来的崇尚。但是,比较而言,还是正视一千年前王安石就针砭的“人习于苟且非一日”吧。此种劣根性,在后来的鲁迅这里化作一声感慨:“中国四亿人生着一种病,那名称是马马虎虎。”在胡适那里则化作一个绰号:“差不多先生”。今天,历史前进了,但这样一种病的“后遗症”,却还残存下来。在很多地方,劳动者的敬业态度、管理者的责任感都还是亟待大声疾呼的稀缺素养。有高空作业懒系安全带而坠落者,有配制中药不用量具而凭“毛估估”者,有上台表演而用“假唱”者,媒体揭露得太多了。竟至有些单位执行惩罚条例,也常常有“下不为例”的妥协者。结果使规章成了一纸空文,养成了“有法不依”的习惯。 

  鲁迅的意见是剀切的:“应该学习认真。除去这一味药之外,没有别的药了。”

 

 

荐稿人:107  2008-11-26             审校人:115   2008-11-28

0
 

上一篇汤飞凡若在,何至于此
下一篇未来12个新职业有潜力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