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8-04-30 【编辑录入:lrylry】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18年4月30日第4版

不朽
作者:* 王 勉  阅读次数:664

  这个词,在一般人最初的印象里,应该是在纪念碑上看到的,内心陡然升起肃然与敬意。

  春秋时,晋国的范宣子曾问穆叔:“古人说 ‘死而不朽’是什么意思?”穆叔略作思考答:“我听说,最伟大之处是德行上的有建树,其次是功业上有成就,再次是言论上有创造。德行、功业、言论这三者,即使过了很久,也不会消失,这就叫不朽。”不朽就是永不磨灭而永久存在于人类的记忆或记载中。岳飞精忠报国,虽遭构陷而依然“壮怀激烈”,文天祥一身正气,“留取丹心”照得了“汗青”,都以崇高品格而不朽。孔子以留在《论语》里的思想与学说,构建了一个民族思想行为与伦理关系的理想,至今还深刻影响着世界。建立新中国的英烈们,以前所未有的丰功伟绩而一直鲜活在人们的祭奠与复述中,以不死的精神而永存。

  道家语:生命长存,永不死亡。形不朽而神不灭。泰戈尔说:伟大的死者是不朽的,他们永远不会死亡。

  ※ ※ ※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死亡是不朽的开端,重于泰山,无疑是不朽的了。

  人生在世,很多人都想不朽。但那不是执着与妄念便可以达至。活着的时候,虽可作些判断,但终究不能下定论。即使盖棺,短时间里的定论也不一定正确,过几百年后或许还会被重估乃至推翻。此种现象,纵览古今中外历史,屡见不鲜。岁月长河里,谁能名垂青史,谁会遗臭万年,不靠自我标榜,不是某个人说了算,更不是狂热崇拜大肆吹捧出来的,而是历史的火眼金睛洞穿出来,时间的波涛洗磨出来的,人民的心镜鉴识出来的。汉高祖刘邦从卑微的亭长位上振臂一呼,揭竿而起,缔造了一个大汉帝国,秦始皇雄韬伟略,统一中国,成就霸业,然而他们是不是“不朽”,仍非众口一词。不朽的当然非并皆是帝王将相,平民百姓中之佼佼者也当仁不让。须发皆白老愚公,立志搬山之举存在“思考方向”的争议,然子子孙孙认定并干一件事的强大意志,却成为精神财富而长存。烧炭战士张思德并无显赫身份,但他全心奉献他人和事业的精神,当得起毛泽东主席《为人民服务》的雄文,立得起彪炳后世的精神丰碑。

  表面看,不朽的是名字,这个名字为世世代代所传诵。实质上,不朽的是记忆,是久存于人们心中的神圣记忆,关于人,关于精神。

  ※ ※ ※

  不朽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永恒的话题。追求不朽,无非是想身后留名,流芳百世。

  刻意寄望身后不朽,到头来不但不一定不朽,说不定还可能变成腐朽。无意于不朽,一不留神,反倒铸成千古传奇。曹雪芹写《红楼梦》,虽殚精竭虑却并无什么大企求,若非如此,原书也不可能就那么佚失不见。用他自己的话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然而这真诚的“泪”与“言”,却铸成了至今都没有争议的中国小说第一高峰。雪芹卑微乎?雪芹不朽乎!蜗居于6平方米陋屋,借一盏昏暗煤油灯,陈景润的不朽,非但在于他解开世界性数学难题之成就,更在于忍辱负重、心无旁骛的科学精神与人格境界。这位“陈氏定理”的主人活着时大概从没想过什么不朽,但他与中国历史上另一位数学奇才祖冲之一样,已注定被后世奔腾而来的数学天才们顶礼膜拜……

  《伊里亚特》中说:“人像树叶一茬接一茬,风将树叶吹落到地上,但春天一来,活着的枝干又发芽吐叶。”这是平凡而又伟大者的不朽。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2018年4月30日第4版

 

 

 

荐稿人:lry 2018-04-30  执行编辑:lyh 2018-05-01  责任编辑:ffy 2018-05-02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链接

1
 

上一篇不忘初心 方可善作善成
下一篇何须“自炫求名”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