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8-09-20 【编辑录入:fengfy】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18年9月20日第6版

要避免“娱乐至死”
原标题:娱乐非洪水猛兽,但要避免“娱乐至死”
作者:# 解放日报记者 钟 菡  张 熠  阅读次数:683
  编者按:不知从何时起,一幕幕扭曲的“魔幻现实”屡屡上演,历史被随意涂抹,低俗受到追捧,审丑成为时尚,年轻人在一场场“泛娱乐化”的狂欢中逐渐忘记了“我们是谁”,放弃了对“我们从哪里来”的追寻,弱化了对“我们到哪里去”的思考。文化自信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为了守护民族精神家园,营造风清气正的大众文化空间,该给愈演愈烈的“泛娱乐化”敲响警钟了。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对当下的“泛娱乐化”现象进行剖析和反思。

  当下,网剧、网文内容低龄化、庸俗化,盲目追求市场、经济效益等问题凸显。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大量以恶搞、低俗内容博眼球、博关注度的“网红”比比皆是。短平快的信息迅速流转传播,有深度、有内涵的文化内容却被一而再、再而三地缩减生存空间。专家呼吁,网络平台不该成为“泛娱乐化”的狂欢阵地,要鼓励艺术家、作家把有品位、有质量的作品放上去,受众也要提升自身趣味,不为哗众取宠的“泛娱乐化”作品买单。

  网络成泛娱乐化内容温床

  叶挺将军写的《囚歌》,到了网络脱口秀节目《暴走大事件》里,末句的“给你自由”竟被篡改为“无痛人流”。更令人痛心的是,这一打着戏谑恶搞、无节操内涵标签的节目收获了难以计数的点击量。
  当社会唯点击量至上,当流量等同于成功,消费社会的功利性便成为博眼球的低俗内容的温床。网络上,某些主播打着擦边球传播色情内容,嘴里三句不离 “送游艇”“送法拉利”;某些“吃播”为了获得打赏,在镜头前吃超出身体极限的食物量,再背着粉丝 “催吐”出来;而无意义的调侃、戏说就更多了。前不久,4名游客违规进入甘肃七彩丹霞景区未开放区域,肆意踩踏原始地貌,只为了拍视频发抖音。结果却造成丹霞地貌被破坏,严重受损的区域甚至已无法修复。
  “消费主义的时代,大家追求快速地获得、消费、享受,相对娱乐化、通俗化、碎片化的内容更容易传播。”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说,“泛娱乐化”现象的表现有二,一是时政热点、社会话题等相对严肃的内容,被媒体以一种相对娱乐化的形式进行传播;二是轻松、娱乐化内容在网络上全面覆盖,并占据主导性的传播地位。“泛娱乐化”的产生与社会心理有关,在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等平台上普遍存在,“资本逐利,平台为了用户黏性,也会利用算法去推荐这些更容易获得点击量和评论的内容。”
  在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看来,网络平台作为多元文化、大众文化和低门槛的文化平台,出现娱乐倾向在所难免,但娱乐应有限度,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导致泛娱乐化。他认为,区分娱乐和泛娱乐化主要从质和量两方面加以甄别。在量上超过一定限度,质上过于低下、庸俗,突破一般娱乐底线,都可以视作泛娱乐化现象。“泛娱乐化问题在网络上已经不容忽视,不少本该严肃的新闻网站也往往含有大量低俗、暴力的广告。”

  用积极适应原则提高受众趣味

  泛娱乐化是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亚文化现象,在世界范围内,电视领域早已出现了这一问题,为此才有了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在1985年出版的《娱乐至死》。在网络内容市场中,一味追求“泛娱乐”,必然导致天平的失衡。“资本、投资方蜂拥至娱乐化的内容,必然导致精品内容市场供应不足。”张志安说。而受众长期浸淫于过度娱乐化的网络空间中,过度注重娱乐化体验,也必然影响他们对公共问题的思考和参与意愿。“受众时间有限,过度娱乐化会使人们的思考浅化、简化,对社会议题的关注度和思考能力就会下降。”
  毛时安认为,泛娱乐的接受门槛最低,很容易形成气候。“但这种接受是惰性的接受,如果长期地惰性接受这种泛娱乐化的文化输出,会对精神世界、人格建设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防止泛娱乐化。”在他看来,网络平台要自觉控制娱乐的质和量,吸引更多作家、艺术家给大众提供健康、积极的网络作品。比如,金宇澄的《繁花》最早是在网络上发表,并曾获得“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这说明,网络中也可以诞生经典文学作品,“我们要鼓励艺术家、作家把适应网络性格的、趣味比较纯正的文学艺术作品放上网络。”
  在接受美学中,要求小说作者适应读者,一种是积极适应,一种是消极适应。毛时安介绍,所谓积极适应,就是从1开始逐步提高,让受众素质在不知不觉中提升至新的境界。消极适应则是要什么就给什么,并且不断降低数值,使读者趣味越来越低下。“网络平台要用积极适应的方式逐渐提高网络的受众趣味。从受众本身角度而言,也要提高审美趣味,正如严羽的《沧浪诗话》中所说,‘入门须正,立志须高’‘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当一个人把自己的艺术趣味放低,就会越放越低。”

  “网络是一个多元的平台,在对网络泛娱乐化引起高度重视的同时,也要看到积极的娱乐现象,不要一味地反对娱乐。”毛时安表示,他最近在“B站”(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发现大量年轻人在回归传统文化,故宫、非遗、文物等传统文化题材的内容获得了颇高的关注度和点击率,这让他非常欣慰。在张志安看来,“泛娱乐化”现象背后也体现了公众对相对轻松愉快内容的需求,娱乐不是“洪水猛兽”,需要防范的是“极端娱乐化”,避免“娱乐至死”。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2018年9月20日第6版)



荐稿人:ffy 2018-09-20  执行编辑:ffy 2018-09-20  责任编辑:lyh 2018-09-20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

0
 

上一篇网上热点与思考活水
下一篇享受传统节日的快乐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