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8-09-12 【编辑录入:xscclf】 文章出处:《人民日报》2018年9月12日第6版

三尺讲台 家国情怀
作者:人民日报记者 * 金正波  阅读次数:1205

rprznnes64fs2ov

 

 

  “我的教学生涯中,上课和讲座时,从来都是站立着。我希望我的遗骨也永远站立着,继续为我国的教育事业服务!”

  2012年,90岁高龄的陈琳腰疾复发,在医院做手术时,曾立下“遗嘱”:“停止呼吸后,立即将角膜等取下,交给北医三院备用;将心、肺、肝、肾等制成标本,立在实验室供展示及教学之用。”

  幸运的是他战胜了病魔,挺了过来!但字字句句感人肺腑、令人动容,写满了一位老共产党员将一切奉献给教育事业的决心和勇气。

  陈琳是我国著名外语教育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1922年出生,如今96岁高龄的他依然在英语教育领域孜孜耕耘、默默奉献。

 

  “今生来世都想从事教师这份职业”

 

  “今生来世都想从事教师这份职业,因为做教师能接触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整天和年轻人在一起,会发现自己也很年轻。”说起为什么当老师,满头白发的陈琳笑得爽朗,答得干脆。

  从1948年在南京金陵大学担任英语助教,到1950年进入北京外国语学校(现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至今,陈琳在外语教育事业中已耕耘70载。

  熟悉陈琳的同行和学生都知道,他上课始终秉持三个“Up”:无论什么时候,上课始终“Stand Up”;一定要有激情,声音要大,即“Speak Up”;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自己的讲课,到时间了一定要“Shut Up”。率先垂范,严于律己。这份始终如一的执着、激情和操守,让他赢得了师友的信赖、学生的尊敬。

  “陈老师的课总是风趣幽默,学生听得进去,学得深入。”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师李今朝说,他不照本宣科,总能独辟蹊径,即兴教唱英文歌曲,外国故事娓娓道来,深受学生欢迎。

  聊起陈琳老师,李今朝有说不完的故事。1988年,海南省刚设立不久,亟须外语人才。北京外国语大学决定在海南设立外语分院,陈琳带着几位老师初到海南,挤在窄小的教室里开展培训外语人才的工作。条件艰苦,但已经60多岁的陈琳从不叫累,全身心投入。白天上完课,晚上还去家访,对学生进行义务学业辅导。

  “今年是分院设立30周年,一些海南的学生专程来北京看望陈老师。”李今朝说,虽然分院只存在了几年,陈老师却和学生们结下了深厚情谊。

  课堂之外,陈琳还积极支教。“80年代初期,陈老师带着我们去黑龙江、新疆等边远地区,给当地中学英语老师培训。”北京外国语大学退休教师张耘说,年轻老师学习热情高,一位老师为了学好英语,把一本字典都翻烂了。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位当年听过陈老师英语课的学生,如今已是国外一所著名大学的副校长。多年后,他见到陈琳教授,依然激动得热泪盈眶,动情地说:“陈老师,是您当年的英语启蒙成就了我今天的事业!”

 

  “编写教材是一件开创性工作,难度大意义也大”

 

  陈琳不仅坚守三尺讲台,还一直致力于英语大众化普及,为推动中国外语教育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1956年,陈琳受教育部委托,参与编写新中国第一部全国大学英语专业通用英语教材《大学英语》,改变了此前只能从苏联引进英语教材的局面。陈琳说:“编写教材是一件开创性工作,难度大意义也大。不仅要选用合适的英文作品,还要把中国故事翻译成英文。”

  “1961年,我开始主持供全国使用的英、俄、德、法、西、阿拉伯六语种的‘一条龙’式教材编撰工作,涵盖小学、初中、高中的各个阶段。” 对于编写外语教材,陈琳依然记忆犹新。1999年,他又主持国家基础教育阶段《英语课程标准》的研制,并编写了我国第一套依据国家《英语课程标准》的小、初、高英语教材。

  “他致力于外语教材普及,为我国外语教材树标立本……奠定了中国英语教材的基础。”教育部在授予陈琳“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的决定中如此评价。

  除了呕心沥血编写教材之外,他还第一次把英语课堂搬上了电视荧屏。改革开放之初,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同时播出《广播电视英语课程》。陈琳担任该节目的主讲人,从1978年直至1983年,先后讲授了5年。

  “节目满足当时改革开放新形势发展和全国人民对外语学习的需求,一经播出,在全国掀起了英语学习的热潮。”张耘记得,陈琳在荧屏前讲课风趣幽默,成了一位名气不小的“明星”。

  此外,陈琳还为申办2008年北京奥运、公共场所英语标识制定作出贡献:担任2008年第二十九届奥运会中国奥组委外语顾问,成为北京市年龄最大的志愿者之一;参与编写《北京市地方标准〈组织机构、职务职称英文译法通则〉》《北京市地方标准〈公共场所双语标识英文译法〉》等规范性文件,为北京市公共场所英语标识提供了标准。

 

  “只要活着,就要工作”

 

  “最近,主要忙于主持修订一套外研社出版的高中英语教材。”陈琳声音洪亮地说,担任这套教材的总主编,责任很大,争取按照新课程标准把教材修订好。

  陈琳老师家中的书桌放着各类报纸、教材和外文书籍,每天都会伏案工作一会儿。他常常自嘲,自己是“退而不休”。

  在离休后的几十年里,陈琳反而更加忙碌。他有一个特制的“月历”,将每一天都安排了详细的工作内容,小字密密麻麻,但一目了然。前些年,他常常是上午刚从外地回来,中午有一场外语讲座,晚上可能还得参加学术会议,有时候直至深夜才能回家休息,次日清晨就要起床,开始新一天的忙碌。

  虽然年事已高,但陈琳仍然笔耕不辍,近年来连续在报刊撰文,阐述其外语教育改革思想。2009年,陈琳撰写《从战略高度以科学发展观规划我国外语教育》一文,建言很有现实针对性;2017年,《新时代需要科学、系统、完整的语言政策》提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急需一套科学、系统、完整的语言政策……“只要活着,就要工作。我要争当百岁教书匠!”陈琳说。

  1997年,获得全国科教兴国贡献奖;2009年,被选为“改革开放30年中国教育风云人物”;2018年,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称号等。“在我眼中他是永远年轻的拼命三郎,是永不止步、德高望重的教育专家。”张耘从心底里佩服陈琳。

  浓厚的家国情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陈琳要将一生都奉献给外语教育事业。“是党的教育使我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使我有机会在教育战线上贡献力量。”他谦虚地说。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这是他的信条。从教七十载,甘当人梯,甘当铺路石,对祖国外语教育事业的热爱,陈琳矢志不渝!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2018年9月12日第6版

 

 

 

荐稿人:xscclf  2018-09-12  执行编辑:xscclf  2018-09-12  责任编辑:zjy  2018-09-12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链接

0
 

上一篇“百万富翁的无产者”
下一篇生命的底色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