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08-07-09 【编辑录入:admini】 文章出处:全文摘自《革命烈士书信》,中国青年出版社,1979年12月版,第80-82页

李临光烈士
作者:方正  阅读次数:13352

李临光1907—1930):福建省厦门市鼓浪屿人。十二岁入上海惠灵中学读书,毕业后考入上海光华大学,第二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离校,担任共青团上海沪南区委组织委员。一九二七年转为中共正式党员,调到江苏省委做秘书工作,同年十一月被捕入狱,关了三个月,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出狱时,李临光同志的身体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当时,我党正处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他遵照党组织的意见,回家养伤。在此期间,他母亲强迫他去南洋。就在预定动身的前一天夜里,他同爱人蒋婉贞偷偷离开了家,回到党的机关工作,任共青团杭州市委副书记。一九二八年六月,李临光同志又被捕了,一九三〇年八月英勇就义,时年二十三岁。                 

 

给母亲的信①

母亲:

我的身体好了,谢谢你老人家对我的照顾。为了革命,我和婉贞又走了,我们知道这次走了后,家人将不知如何牵挂,你的老泪将重新纵横,弟妹们的怀念将重新绵延,家人的寻觅又将重新开始了。我们离开家,并不是不要母亲,而是出于不得已,因为我们实在不能做家庭的奴隶,更不能做金钱的奴隶,我们怎能抛弃自己的意志去锱铢必较做那孳孳为利的事情呢?私心自测,人类解放不成,何以家为。我们这次出走后,将重新过我们革命者清若的生活,这种生活虽然不十分安逸,但在精神上却十二万的快乐。在革命队伍中,我们虽吃粗茶淡饭,但我们觉得这比家中的山珍海味好吃得多。我们离家后虽得不到你的爱抚,但可以得到千千万万工人们的爱抚与照顾。一切请你放心。

仲怀  婉贞留

二月三十日

【注释】

这封信是李临光烈士离开家时留给母亲的。全国解放后,由蒋婉贞同志交出。

婉贞,即蒋婉贞,李临光烈士爱人。当时为纱厂女工,共青团员。

锱铢必较:指对很少的钱都斤斤计较。

孳孳为利:一心一意谋私利。

何以家为:出自《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西汉军事家霍去病,于公元前一二一年两次大败匈奴,控制河西地区,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两年后,又和卫青共同击败匈奴主力。汉武帝为了表彰他,为他建造府第,他拒绝说:“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他前后六次出征匈奴,制止了匈奴贵族的攻扰,保卫了边境的安定。李临光烈士引用霍去病这句话,表示以人类解放为己任的决心。

仲怀:李临光烈士本姓谢,名仲怀。李临光是他的化名。

 

荐稿人:徐    2008.6.17    审稿人:范锡洪  2008.6.19     Tj:102

 

 

0
 

上一篇李金城校友给母校的信
下一篇赵一曼烈士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