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9-01-13 【编辑录入:xwfgtx】 文章出处:关工委办公室

他们一直爱着你
作者:同济大学环境学院 王艳琼   阅读次数:810

王艳琼


  当我在网站上第一眼看到《感人的信---留守儿童写给爸爸妈妈的十封信》时,我就停下了我的脚步,心里面咯噔一下,我想那里面肯定能找到我的影子,于是点进去一字一句认真地阅读了一遍。

  我是来自重庆市大山深处的一名普通的留守儿童,他们都调侃我是“守牛儿童”,我8岁那年只有1米多高,我父母就在接了一个外地的电话后不久便把我托付给了奶奶,这一走就是12年,直至今天从没有仔细算过,12年我们团聚的时间也许不超过一年。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在父母走的那天晚上,我和奶奶一起睡,早早地我就躺在床上,那一夜全是梦,梦到妈妈离开我,半夜里我是哭着醒过来的,反反复复好几次,那一夜是我12年来记得的梦最悲伤的。五年级开始,我就开始上寄宿制学校,深深地记得我们班上住宿的女生仅有7个,都是留守儿童,当时看着其他同学一日三餐都能回家吃饭时,我们只能去食堂,我那时渴望爸妈就在身边,虽然他们做饭不好吃,但是只要能在一起,能在吃饭的时候听爸妈唠嗑,吃完跑出家门时能听见爸妈在后面担心地碎碎念时,那该有多好。每当身边的朋友谈起童年时,总是两眼放光,也许这是他们最美好的记忆,但我总是跟朋友们说我没有童年,他们会笑道:“看来以前是个大学霸呀,童年里只有书本。”我就只是默默不说话,我的童年是灰色的,是我最不愿意提及的一段时光,“重男轻女”在农村比比皆是,奶奶还算是一个思想开明的人,但禁锢的思想并非一下子就能改变,但我并不怨她,因为她造就了我的坚强。

  上初中,课程内容也相对变难,我还记得第一次月考的时候,我在全年级考了99/790,学习成绩一直很有优异的我,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偷偷地哭,不想像其他同学一样找父母倾诉,因为我觉得他们能在8岁便抛下我,心中就只有钱,根本不会关心我的事,我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让他们注意到我。到了高中压力越来越大,身边其他同学会时不时跟家长聊一下学习状况以及以后的规划,但我的父母,却从来只会问我生活费的事,学习上的事一笔带过,我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模式。高考考场外的父母拎着爱心餐焦急地等待自己的孩子从考场出来,而我只能羡慕后默默走开,高考填写志愿时,其他父母不眠不休地为孩子的前途着想,而我的父母只有一句话:“我们也不懂,你自己好好填。”我对他们的误解一天天加深。

  高三以后的暑假,我去了他们打工所在地,当我看到他们所租的不到30平方米的小房子时,我就震惊了一下,这是一个集吃喝拉撒睡一体的空间,36摄氏度温度就像蒸笼一样把小屋子蒸的透不过气,他们为了省钱给我们舍不得装空调,舍不得买一台新风扇,甚至舍不得扔掉一件穿了上10年的衣服,看到他们的生活我就转过身去,愣了几秒,原来一直是我被表观现象蒙蔽了双眼。父母在我8岁时离家外出十几年只是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共我和哥哥能衣食无忧,而正是因为文化水平低,所以给我们只能用另外一种我不理解的方式爱我们,守护我们,就是不让我们在经济上比别人差,突然就明白了多年来那句每周一问的“还有生活费吗?”这句话的深层次意义,他们都是不会表达的人,只好用实际行动来给我们他们认为能给我们的最好的一切。

  他们迫于生计的离开,虽导致我今天性格的缺陷,但正因如此,我才会被艰辛的生活磨练出钢铁般的意志,练就我今天的独立自主和坚强,我想这是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给我上的第一堂课,也是需要我花一辈子珍惜的财富。

 

 

 

荐稿人:xwf 2019-01-13  执行编辑: xwf 2019-01-13  责任编辑:ffy 2019-01-13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

0
 

上一篇读《哈佛商学院最后一课:什么是衡量人生正确标尺》有感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