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8-11-25 【编辑录入:fengfy】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18年11月25日第5版

在美国做老师为什么越来越无奈
理想与现实反差强烈:最神圣的职业却收入很低,且不受尊重、不被理解和倾听
作者:解放日报见习记者 杨 瑛  阅读次数:1336

美国凤凰城教师举行大罢工,要求政府增加财政拨款,提高教师待遇和教育资源

美国凤凰城教师举行大罢工,要求政府增加财政拨款,提高教师待遇和教育资源

 

  今年一项民调显示,54%的美国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在公立学校担任教职。而在50年前,这一数据仅为15%。
  另据美国教学政策研究院数据,每年有8%的教师离职,10年前仅为5%;刚入行教师的离职率为20%—30%;三分之二的教师不会做到退休;2009年至2014年,高校教育专业的招生人数下降了35%。
  在拥有320万公立学校教师的美国,为什么做老师越来越难?
  《今日美国报》记者在追踪了多名美国教师的一天生活后发现,除了低薪之外,教师们还面临更糟糕的现实困境——不被理解、不被倾听、不被尊重。这种不尊重源于多方面:家长过度参与或完全不参与孩子的教育;政府对教学方式的要求与现实脱节;金融危机后仍未复苏的预算导致师资和基础设施匮乏,等等。这一天对这些教师来说,意味着“挫败、压力和难得的闪光时刻”。

  还没上课就充满无奈

  对老师们来说,还没开始上课已有诸多无奈。“他们只是普通人,”教育改革者约翰·杜威说,但人们总期望他们不平凡。
  在蒙大拿州的一处偏远山谷,特蕾西·芒索老师第一个到达教室。这座公立学校只有17名学生,从学龄前到八年级。芒索已经在这儿干了19年,迎接她的仍然只有一块黑板和一间教室。更糟心的是,这里的学生都是当地胡特尔人。这个宗教族群说德国方言,生活方式也不现代化,学生们还穿着19世纪的校服。
  43岁的劳拉·瓦瑟姆所在的高中可以说是美国式教育的典型,也是俄亥俄排名最靠前的公立高中。她在这里教了17年拉丁语,年收入7.7万美元,超过全美三分之一的教师。
  让瓦瑟姆苦恼的不是收入,而是拉丁语课可能被取消。过去学校以拉丁语课闻名,但现在,学校整日都在上专业课来拉高考分。“这些来自政府的要求反映了美国的教育现状。”
  瓦瑟姆认为,决策者更多是从商业角度来考虑,缺乏专业背景,也不了解一个八年级学生的真正需求。对她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威胁。

  不仅收入低还要“倒贴”

  菲利西亚·布兰奇就职于密歇根州底特律一所初级中学,已任教25年。教师收入增长缓慢是这一地区的一大问题。基本工资被减,许多人不得不自掏腰包维持基本教学需求。
  “三年前我没有任何六年级教材,”布兰奇说,她不得不自己买了一些。去年,薪资总算提升了7%。直到今年,她才第一次拿到了需要的教材。
  美国教育数据中心调查显示,在2014-2015学年,公立学校教师平均每年需要自行支付479美元教学成本,有7%的教师支出超过1000美元。
  37岁的丽贝卡·加雷利是一名初中老师。今年3月,她在脸书上发起了一项教师倡议活动。两年前,她从芝加哥搬到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这座美国西南部城市。刚开始,她被这里教师的薪资震惊,“天呐,我一年收入要减少3.5万美元。”为此,她不得不重新找了一份更高收入的教职,但通勤时间需要一个多小时。这也是她想要发起倡议的初衷。
  32岁的豪斯顿·德雷南正在怀俄明大学攻读化学工程学士学位。去年,他辞去了高中数学老师的工作,因为做了三年后他的年收入还是3.9万美元。他热爱这行,但也意识到这样买不起房。如今,他在拉勒米一所大学的物理讨论课上担任助教,业余时间还兼职酒保。
  26岁的安布尔·巴尔在一所高中教语言艺术。受当地经济形势影响,学校为了节省开支,一周上四天课。这对巴尔来说不是好事,因为她拿的钱更少了,每个月只有2300美元,即便她拥有硕士学历。
  35岁的路易斯·马丁内斯在加州索尔顿一所高中任教。原本他教西班牙语,但在他报到时一名保安离职了,学校让他临时顶替这一职位。为此他十分沮丧,只能再做打算。

  挫败、压力和闪光时刻

  上午8时26分,45岁的辛顿市初中英语老师克里斯汀·麦克法兰在开会,她一天的工作也由此开始。在教师会议上,她同其他老师保证,再多加几节课。但她现在的课程表已经排满了。“一节又一节,中间几乎没有休息。”
  菲利西亚·布兰奇待她的学生就像对“自己孩子”一样。走进教室后,她和学生们一一拥抱、击掌、顶拳,挨个问候“周末过得好吗”。
  这份用心自有她的道理。布兰奇认为,如果无法和每个学生建立个人情感联结,就无法有效教学。
  但也有她搞不定的时候。在让一个争吵的女生离开教室冷静一下未果后,富有经验的布兰奇差点落泪。对于希望与学生建立亲密关系的她来说,这是巨大的挫败。这也时刻提醒她,老师并不能掌控教室里发生的一切,尤其是在这个全美儿童贫困率最高的城市。
  在午休时间,老师们会讨论各种教学外的话题,比如让人恼火的无礼家长。
  “孩子告诉家长他们与老师有矛盾,然后家长就大发脾气,”拉丁语老师劳拉·瓦瑟姆说,“家长们不和孩子们讲好好学习的道理,却想着如何把拉丁语课从课程表里剔除……我还听见家长们抱怨拉丁语课太难,‘你怎么敢只给我的孩子作业打30分?’”
  在一天中的第五节课结束后,丽贝卡·加雷利护送孩子们前往另一幢教学楼。她站在阴影里,戴上墨镜,那一刻,她已精疲力竭。
  上课对她来说是一种重复。在亚利桑那州的索诺拉沙漠地区,还在使用2004年的自然课课本,里面的飓风还在用“卡特里娜”命名。
  下午2时10分,菲利西亚·布兰奇开始一天的最后一节课。课上,她和学生们探讨了一本探险小说中的内容。一个学生发言说,不太认同主人公“自我否定”的精神,因为自己不会那样,“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布兰奇回答,有时候做个古怪的人的确很酷,但也有人觉得那是一种自我否定。一些同学听后认同地举起了手。布兰奇觉得,这正是教书的意义。

  下班后干副业贴补家用

  美国教育数据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从2003年开始,公立学校教师从事副业的比例不断上升,2015-2016学年达到18%。然而,教师们所获得的额外报酬却没有显著提升,副业的平均收入为5100美元,只比12年前增长了100美元。
  下午4时18分,克里斯汀·麦克法兰离校后去超市做收银员,打4小时工。半路上,她发现车胎漏气了,“我没有时间和钱去修车胎,”麦克法兰捂着脸叹气。
  下班后,安布尔·巴尔一回到镇上就钻进厨房,因为她要给同事们准备一周的午餐。这是她在教学之外的副业,每个教师为此向巴尔支付每餐5美元作为伙食费。
  不到晚上8时半,安布尔·巴尔就准备就寝,因为第二天凌晨4时50分她就要出门——为了能在10小时的工作之外留一些健身时间。
  克里斯汀·麦克法兰晚上9时结束超市轮班。而她还没有完成12个小时前在教师会议上承诺的课程任务。
  丽贝卡·加雷利刚刚哄完孩子入睡,终于有时间在脸书上继续更新关于教师倡议活动的帖子。预计这一晚她要工作到凌晨2时。
  特蕾西·芒索回到了位于学校30英里之外的家中。她还要修改论文,上网络课程。闹钟定在第二天早上5时50分。
  这些美国教师的一天最终折射出理想与现实的反差:我们以为老师是最受尊敬的职业,但在实际工作中他们却感到不被尊重。
  今年春季,全美有6个州的教师为了薪资和教学开支举行罢工运动,在教育界掀起了一场“美国教师之春”危机。

  而在未来,教师们可能只有两条路,要么继续祈祷,要么奋起反抗。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2018年11月25日第5版)

 

 

 

荐稿人:ffy 2018-11-25  执行编辑:ffy 2018-11-25  责任编辑:xwf 2018-11-26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
0
 

上一篇创新创业教育热,英国有啥招
下一篇一个美国汉学家眼中的中国四十年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