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09-05-18 【编辑录入:ltdltd】 文章出处:2009年5月17日《解放日报》

大学生的责任与大学的使命
作者:杨玉良  阅读次数:30418

杨玉良教授在复旦大学“砺志讲坛”上的演讲


 

杨玉良 中共党员、复旦大学校长、教授。1952年生于浙江海盐,1984年在复旦大学获高分子学博士,1986年留学联邦德国马普高分子研究所,2003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连续两次任国家“973”计划首席专家,2008年再度被聘为国家“863”计划首席专家。自1999年始,历任复旦大学副校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司长等职。迄今已发表科研论文200余篇,申请多项国际国内发明专利,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国家和省部级奖励10余项,以及“求是杰出科学家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等多种荣誉。

 

何为“大学之魂”?

如何更好地服务社会?

——为理想而学习

——责任与理性

 

我是今年1月14日就任复旦大学校长职务的,到任不久就接到邀请,希望我给学生做一次演讲。我很乐意地接受了邀请,因为,我想如果一名大学校长不关注学校里最大的群体———学生,他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校长。同学们让我谈谈“大学使命与大学生责任”。这个题目很大,却极其重要。既有很强的理想主义色彩,又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所以,我希望能不辱使命,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这个非常有意义的命题。


何为“大学之魂”


大学要在“坚守”和“创造”之间维持一种张力。如果大学一味保守而偏至复古,或者忘记传统而完全流俗,那她就是放弃了责任。

 

  大学担负着积淀与传承人类文明和民族文化的任务。这个任务决定了大学是世界上非常特殊的组织机构,和政府或企业都不一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有人提出大学校长要“经营”大学,结果遭到普遍反对。因为强调“经营”就有把大学当作公司来进行商业运作之嫌。如果把大学看成公司,就会忽视了她在知识的积淀与文化的传承方面的功能。


  同时,大学也是民族性极强的教育和学术机构。国内有人认为,应该把国外一流大学当作我们的参照物。这在总体上是正确的,但绝不能简单地把国外的一流大学当作我们办学的模板,因为这就忽视了大学的民族性特征。比如说,如果要论科研成果、诺贝尔奖获得者等“硬指标”的话,也许北大还算不上世界一流的大学。但如果看一所大学在她的民族文化以及在她的国家转型过程中所起作用的话,那么全世界可能没有一所大学,能像北大、复旦等国内一流大学这样,曾起到过那么重要的作用。


  大学的特殊性还在于她有学生,承担着培养人才的任务。学生尤其是大学生,是文化传承的主要载体。大学所要做的就是把思想和文化系统化、规范化,将其转变为课程,把它传授给学生,把包括中国在内的人类所有文明、精神进行传递。在大学里,老师和学生共享着人类的知识,学生在老师指导下汲取人类最广泛的精神资源,用人类文化和一切知识财富来充实头脑。这样他们不仅学到了专业知识,更为一生的精神成长打下了基础。而且,尽管传授专业知识固然重要,但培养一个人的精神却更加重要。美国教育家德怀特·艾伦就曾说过:“如果我们使学生变得聪明而未使他们具备道德性的话,那么我们就在为社会创造危害。”


  英国教育家阿什比曾指出:“任何大学都是遗传环境的产物。”“环境”是促进大学改变的外部力量,“遗传”则是大学对自身道德与文化的传承。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学又是“保守”的。这个“保守”有“坚守”之意,是要坚守道德、坚守学术。也正是大学的“保守性”,要求她在不脱离现实的同时,又与世风俗流保持一定的距离,远离尘嚣,保持一份宁静和清醒。


  前些年有个说法,说要把大学的围墙拆掉。但我觉得物理的围墙可以拆掉,“精神围墙”绝对不能拆。没有了“精神围墙”,大学就无法满足人们对她高尚性和纯洁性的期盼,也就丧失了大学存在的价值。这些年大学有不少失范的地方,根本原因就在于丧失了“精神围墙”。大学不仅不可以随波逐流,更不能为世风恶俗推波助澜。只有如此,大学才能排除纷繁和躁动的社会干扰,在稳定而宁静的环境中潜心钻研,学生也才能一心向学。此外,大学还应是社会思想的中流砥柱。在民族危难和社会失范的时候,大学对精神的坚守显得尤为重要。


  上面讲了大学“保守”的一面,现在我们再谈谈她“创造”的一面。与坚守“精神围墙”同样重要的,是大学还必须进行思想、文化和学术的创造,对已有的社会发展形态、文化和知识体系以及人类本身,不时地进行深刻的反省和批判。人类的社会远非完美,总该有一批人来认真研究和批判它。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就等于是放弃了大学在文化建设方面的责任。


  然而,反省不仅仅是批判,更是创造。大学不仅要回答现实生活中的诸多问题,更要为讨论提供思想和理论武器。大学教师应该为学生提供分析这些问题的思想和理论方法。我们要研究讨论未来中国和人类发展的根本问题,并给出我们的回答。也许,有些问题看起来跟现实没有什么联系,但正是这些研究为国家、民族、人类社会的发展与变革提供了新的精神资源。去创造新的精神资源和思维方法,去丰富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就是大学“创造性”的一面。


  大学要在“坚守”和“创造”之间维持一种张力。如果大学一味保守而偏至复古,或者忘记传统而完全流俗,那她就是放弃了责任。正是“坚守性”和“创造性”构成了“大学之魂”。

当前是:1/3 共3条信息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第
0
 

上一篇北大、清华、复旦、上海交大的学生会主席相聚文化讲坛,
下一篇访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大学不能没有"精神围墙"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评论内容: 这篇文章写得太有意义了,对于我们大一的新生,在刚踏入学校的时候还是那么的迷茫,经过一年教育熏陶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理想的目标,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大一一年,看了杨教授的文章之后,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这篇大学生的责任与大学的使命让我启发很大,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这篇文章

    2012-05-10 22:18:54

  •   评论内容: 该文章很好,道出了大学生所应该做的,以及大学应该教育学生的东西

    2012-04-26 20:59:35

  •   评论内容: 应该得到学生和社会的认同的学校才是一个好的学校,才能算作是成功的教育

    2012-03-29 20:57:17

  •   评论内容: 很有现实意义的观点

    2012-03-29 20:55:42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