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2-12-15 【编辑录入:wfiwfi】 文章出处:2012年11月23日《解放日报》

“文明根柢”是我们的精神基因
作者:采写作者:刘璐/林颖  阅读次数:11463

121123“文明根柢”是我们的精神基因

 

姜义华教授

 

  以时代命题聚焦中国当下与未来的《上海报告》,第一批四本已经出版。

  作为其中一本《民族复兴的核心价值》的作者,复旦大学教授姜义华在书中把中国人精神问题的现实讨论追溯到中华文明的辽阔范畴内,阐述了中华民族千锤百炼而成的文明根柢,以及由此催生的核心价值。

  日前,《解放周末》独家专访了姜义华教授。

■别国成功的经验,无论如何也代替不了自己的独立思考,代替不了自己的独立探索

  解放周末:中国正在和平崛起,中华民族正在走向复兴,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关于什么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人们的解读却莫衷一是。

  姜义华:我们所处的时代,名副其实是一个思想特别多元、主义特别活跃的时代。面对中华民族的复兴,有人赞许,有人诋毁,有人支持,有人反对。至于中国的未来,悲观者预言中国危机四伏,乐观者相信中国经济体很快就会超过美国,21世纪完全可能成为中国世纪。面对中国大大小小的各种问题,人们提出了互相矛盾的各种建议,从怀念一律公有化、计划经济、吃大锅饭、凭票供应的“平等”,到力主全盘私有化、不受限制的自由竞争,以及人人在市场交易契约关系中的平等;从倡导新权威主义,到倡导与之截然对立的新自由主义;从确保人们成为“经济人”、实现利益最大化,到努力保障每个人都能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从法律至上的“公平”与“正义”,到道德至上的“正义”与“公平”……这些主张彼此牴牾,却都振振有词。

  解放周末:您写《民族复兴的核心价值》这本书,是否也基于这种观察与思考?

  姜义华:是的。我对这本书的构想有好多年了。

  近代以来,中国人一直有个基本心态,就是胡适所说的“万事不如人”,对自己的文明不再充满自信。两次鸦片战争的失败,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抗击八国联军战争的失败,一次次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令毫无心理准备的中国人陷入了迷茫。很多人开始怀疑和批判先前所做的一切,试图全方位地找出差错、改弦更张。所以,从鸦片战争一直到1919年,我们基本上是以学习西方为主。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仁人志士逐渐意识到,别国成功的经验,无论如何也代替不了自己的独立思考,代替不了自己的独立探索,对于中国、中华文明这样一个巨型国家、巨型文明来说,尤其如此。

  解放周末:不仅要“找错”,更要知道我们的前人做对了什么。

  姜义华:对。特别是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统一国家,要搞西方单一民族国家的那一套制度,一旦进入到实践当中,总会出现问题。梁启超1919年到欧洲,首先反省的就是西方的个人本位,要知道,那恰恰是20年前他最热心宣传的思想。他发现,个人本位、利益最大化、物竞天择这些理念,与欧洲资本主义发展到后来的各种矛盾积累、甚至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都有密切的联系,于是他开始对西方价值观进行重新评价。实际上当时中国很多人都在反思,包括孙中山、章太炎、严复等等。

  十月革命成功后,一些希望中国尽快摆脱落后面貌的仁人志士觉得苏联的经验值得借鉴,转而学习苏联。我们一度把苏联那一套模式,特别是它的一些制度化的东西,当做我们的核心价值。苏联模式在一定时间内确实起过作用,比如迅速推动工业化。那个时候苏联模式对我们产生的影响是很大的。1949年以后,我们更是全面学习苏联模式。“文革”结束以后进行了拨乱反正,但其实在一段时间内我们仍然没有搞清楚到底要什么。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回过来谈论民主、科学等,也是希望补救苏联模式的一些弊病。然而,当我们进一步了解西方之后才发现,西方的情况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理想主义化的。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本身的观念、理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解放周末:他们自己也在反思。

  姜义华:是的。像后现代的一些学者,他们对西方近代以来一系列核心价值的批判比我们要厉害得多。他们的反思是相当深刻的,有很多甚至完全突破了原有的框架。

当前是:1/4 共4条信息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第
0
 

上一篇同济大学建筑学类等首招文科生
下一篇体质不强,何谈栋梁?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