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08-12-24 【编辑录入:lrylry】 文章出处:《瞭望东方周刊》第39期

十年磨“剑”
作者:白瑞雪 孙彦新  阅读次数:23497

——近观中国第一代航天员生活


杨利伟在训练中

                                              

 630分起床,7点吃早饭。时针指向8点整的时候,4个小时的上午训练准时开课。从下午2点到6点,又是4个小时训练。体质训练,心理训练,航天环境适应性训练,飞船操作技术训练,装船产品训练……各种各样的训练,是航天员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下午6点,航天员坐成两桌,食用严格按照航天员医监医保要求制作的标准饭菜——一日三餐都是如此。不过,晚饭是一天里难得的轻松一刻,大家喜欢聊聊天、开开玩笑。
  除了每周二晚上的英语课,其他时间晚上一般是自习。自习结束回到宿舍后,好学的航天员们往往还要继续挑灯夜战,有的学英语,有的背诵飞船操作规范。第二天又是紧张的训练,晚上得休息好啊。大队长申行运常常去敲门,让他们熄灯。
  规律而单调的生活,14
中国航天员已重复了10年。
  
美国的航天员,到执行飞行任务前夕才集中。而中国航天员从10年前入选航天员大队那天起,就组成了一个特殊的集体。平时,他们只有周末才能回家,任务准备期间更是一连几个月见不到家人。航天员们学习、训练、生活都在一起,相处时间和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了家人,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思。
  在神舟六号确定乘组搭配时,航天员之间的性格、心理相容性是一个重要的参考因素。后来成为第一梯队的费俊龙和聂海胜,在问卷中互相选择了对方。到了神舟七号,这个项目取消了,因为航天员之间已经不存在相容性问题了。
  我们在一起走过了10年,航天员之间的协同性和相容性已经非常协调。杨利伟解释说,14个人里,几乎所有人之间都曾配对训练过,谁和谁在一起,都能圆满完成任务。
  航天员平时处于三级隔离”——不能去电影院等公共场所。从进入梯队也就是发射前50天左右,梯队航天员就进入了二级隔离”——可以回家,但家人要接受健康监控,航天员身边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要进行体检,身体合格的持健康证才能上岗。
  到了发射前14天,航天员进入一级隔离状态——工作人员对航天员家里进行全面消毒;家人和航天员在这期间都不能外出,家里不能接待来客,食品和生活用品由工作人员统一购买;家庭所有成员每天都要检测体温,工作人员也接受隔离和监控,任何人必须距航天员两米之外;即使是航天员乘坐的车辆,也都要进行消毒。
  在严格训练之外,14名航天员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精彩一面。
  杨利伟有着一副好嗓子。他还是文艺节目的专业主持和航天员中心百米纪录的保持者。
  43岁的费俊龙是航天员中的才子,他爱绘画、书法,还是航天员四重唱组的一员。
  有人说,如果让航天城里的女性投票,或许翟志刚会成为飞天第一人。这位浓眉大眼、英俊帅气的航天员,在当飞行员时就曾当过《中国空军》杂志的封面模特。翟志刚颇有文艺天份,航天员们办舞会,他肯定是满场飞的那一个;模仿赵本山也是他的拿手好戏。
  他还是出了名的孝子。考上飞行学院后,一个月12元的津贴他只留下两元,其余全部给母亲寄回去。儿时家庭生活困难,是母亲用卖瓜子挣来的钱,供他上完了学。
  与能歌善舞的黑龙江老乡翟志刚相比,42岁的刘伯明比较内向。被教员们评价为爱思考、爱钻研的他,是航天员中英语最好、身体弹跳力最好的一个。
  1997年景海鹏的儿子出生时,两个月里都没有取名字。景海鹏坚持要等到航天员入选
通知到后再取名,因为他坚信自己能够入选。两个月后,他果然等来了通知书,孩子也由此得名景宇飞
  14——中国航天员的总数。然而,还有好些名字不为人们所知。神六发射时,杨利伟曾向本刊记者坦陈,神七任务还是由第一代航天员来完成,但肯定会有一部分人就没有机会执行任务了。他说,作为中国第一代航天员,他们付出了很多,牺牲了很多。

 

 

 荐稿人:吴德康  2008.10.21   审稿人:范锡洪  2008.10.27

     校对、订正:lry  2008.12.24  插图Sj:110  2009-1-2 

0
 

上一篇无臂“蛙王”是这样练成的
下一篇邓亚萍的人生攀登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