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08-11-28 【编辑录入:wfiwfi

医学要有人的温度
作者:陈俊珺 摘编  阅读次数:24579

 

98岁高龄的郭老谈兴甚浓

医学要有人的温度

——裘法祖

 

    编者按: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50周年院庆前夕,解放日报记者陈俊专访我国儿童保健学奠基人郭迪教授,以“医学要有人的温度”为题,概要回顾了98岁高龄的郭老70余年从医的生涯及体会。该文从儿童保健学奠基者、研究者、医者及师者的不同视角,介绍郭老对医学的实践和感悟,即使医学圈外的人们也会从中得到某种启迪。以下摘录该文的要点:

      明天是我国第一个儿童保健科诞生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的50周年院庆日。

  此时此刻,作为我国儿童保健学科的奠基人,今年98岁的新华医院教授郭迪,心情格外激动。

  “医学要有人的温度”,郭老认为,“当代医圣”裘法祖说的这句话言简意赅发人深省,这种温度,就是一种人性的温度,一种人文的温度,医德、医风只有在这种温度下才能恒久地飘袅。医学保有人的温度,在如今推进医疗体制改革的背景下,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

 

“尽己所能让更多的生命转危为安,才是行医的根本意义。”

  

70多年前,当“儿童保健”四个字在中国还乏人问津的时候,年轻的医学院学生郭迪踏上了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求学的道路,并从此立志投身儿童保健事业。

  学成归国,郭迪的儿科诊所在上海成立。家境贫寒的病人来求医,郭迪分文不取。仁心仁术,慕名而来的患者越来越多。

  正当自己的诊所初具规模时,新中国的医学事业向他发出了召唤。郭迪毅然关掉诊所,加入了当时刚组建不久的上海第二医学院。

  郭迪说,过去立志从医的年轻人都要朗读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我愿在我的判断力所及的范围内,尽我的能力,遵守为病人谋利益的道德原则,我志愿以纯洁与神圣的精神终身行医。”

  言犹在耳。郭迪认为,自己的小诊所虽然也能治病救人,但只有投身新的医学事业,才能将医术惠及更多的人。挣钱多少不过是私利,尽己所能让更多的生命转危为安,才是行医的根本意义。

  刚刚加入医学院,郭迪就接到了第一项重任———在上海第二医学院筹建儿科系。解放之初,医学事业百废待兴,于是,从选择院址、找实习基地,到成立各个教研室,郭迪和同事们四处奔波。1955年,上海第二医学院的儿科系正式成立。

  当时,全国已有4所院校开设了儿科系,却一直没有一部像样的儿科专业教材。郭迪拿起了笔,参与主编了《系统儿科学》、《基础儿科学》等一系列教材。上世纪80年代,为了赶上当时国际上先进的医学理念,他又召集全国有经验的专家编写了《小儿内科学》以及《儿科症状与鉴别诊断》、《儿科基础与临床》、《中国医学百科全书儿科学分册》、《基础儿科学》等。为了编出权威准确的教材,郭迪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查阅资料,逐字逐句修改书稿。这些教材的出版,帮助当时国内众多儿科医生摆脱了知识上“饥渴”、工作中“无助”的困境。

  著名儿童保健专家金星明教授从1979年成为郭老的研究生起,一直陪伴在郭老的身边。金教授至今仍记得,老师当时住在淮海路附近的一处居所,他日以继夜地伏案工作,竟将一把椅子坐坏了。

  院系建立起来了,教材也出版了,但学科的发展不能一成不变。当时,我国儿科系的教学大多照搬前苏联模式,由基础儿科、临床儿科、系统儿科、小儿传染病及小儿外科5个教研室组成。这种教学模式容易造成一种趋势,那就是偏重治疗,忽视保健和预防。

  在郭迪的努力下,1977年,我国第一个儿童保健科在新华医院诞生。与此同时,儿童保健教研室成立,开始招收儿童保健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培养儿童保健的高级人才。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全国各地不少学校的儿科系群起仿效,纷纷开始建立儿童保健教研室。新中国的儿童保健事业,就此打开了崭新的局面。

  

“医学不是做实验,病人不是小白鼠,不能只见病、不见人。”

 

  对于儿童保健的研究,郭老的眼光是超前的。他是我国最早拓展儿童保健学内涵、关注儿童心理发育和行为发育的研究者。

  上世纪70年代,当儿科医疗模式还是以生物学观点为主流的时候,郭迪已率先将研究从生理拓展到心理、社会等层面。当人们只关心孩子吃得好不好、长得高不高的时候,郭迪就已将眼光落在了儿童的发育行为,研究孩子说得好不好、学得好不好、脾气好不好。

  金星明教授说,在以往很长一段时间里,多数儿科工作者囿于单纯的生物医学观念,对儿童的心理和行为异常视而不见。但郭老始终倡导一个理念———随着儿童身体的生长,其运动、认知、语言、社交等心理、行为能力的发展,也是衡量儿童健康与否的关键因素。

  现在看来,这样的理念比当时医学界普遍的观念领先了20多年。

  而在郭老看来,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理念,只是把病人看作人,有感情的人,不仅仅着眼于疾病本身。

  郭老对记者说,当医生把病人看成“动物”时,医学就只是单纯的“生物学”;把病人看作是“机器”时,医学就成了理化科学,看病就成了机械的过程。但是,医学不仅仅是一门科学,更是人学。只有把病人看作社会的人,医学才是社会的医学;只有把病人看作是有情感的人,医学才是人文的医学,才具有人的温度。

  正是秉承这样的理念,郭迪带领他的同事和学生们,完成了新中国儿科史上一系列载入史册的研究。

  1986年至1990年,为了监测儿童的发育情况,郭迪率先在国内完成了《儿童生长发育保健卡》的研制。国外仅有儿童体重、身长的指标,而郭迪却坚持认为发育应该包括体格及心理两方面。为此,他组织东南沿海地区的医学院校附属医院,对8000多名0至6岁的健康儿童进行体格及社会心理发育的调查,并根据实际调查资料,绘制了既有体重,又有社会心理发育测查项目的《儿童生长发育保健卡》。在国际专业性会议上,这份来自中国的保健卡,得到了国际权威专家的高度评价。

  营养不良一度是我国儿童中常见的疾病。在郭迪的领导下,新华医院在国内率先开展了儿童锌营养研究,并发现营养不良的儿童中有70%的血锌过低,用锌剂进行治疗有助于这部分儿童的体重增加和身高增长。研究还发现,缺锌会降低儿童的免疫力,引发上呼吸道反复感染,用锌剂治疗可以提高儿童的免疫力。

  上世纪80年代,郭迪以医学家的敏锐眼光,预见到新兴工业的铅污染对儿童健康的危害。他指导其博士生在国内首次进行了儿童铅中毒系列研究。

  这项起初并不为人关注的研究,揭示了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结果:当时包括上海在内的很多城市铅污染情况严重,不少儿童的血铅水平较高甚至出现铅中毒。

  郭迪急了。因为他深知铅中毒会严重损害儿童的身心健康。本着医生的高度责任感,郭迪带领他的弟子四处奔走,大声疾呼:为了下一代,必须改善环境!他的学生沈晓明教授所开展的有关铅中毒系列研究结果,为后来无铅汽油的推广,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上世纪90年代开始,无铅汽油在我国广泛使用后,他们又作了追踪研究,结果显示儿童的血铅水平明显下降,铅中毒比例明显降低。

  谈起郭老,新华医院现任儿童保健科主任张劲松十分动情,她说,是郭老的言传身教,使自己悟到了医学的真谛。她记得郭老常说,当你把病人的衣服解开听心脏时,应该要记得帮病人穿好衣服。因为病人不是你研究的工具,医学不是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病人更不是“小白鼠”。医学研究的成果,只有真正应用在病人身上才有价值。一个医生的眼里如果只看到疾病,忽视一个完整的人,那就等于把病人看成了施展技术的对象。技术总是在进步,研究手段在不断进化,但医学在离科技更近的同时,千万不能远离人性。

当前是:1/2 共2条信息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第
0
 

上一篇奥林匹克也是一种文明
下一篇“零容忍”与“破窗效应”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