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1-10-03 【编辑录入:lrylry】 文章出处:《文汇报》2011年10月1日第7版

文武全才的国门“外交官”
  阅读次数:65535

111007lry文武全才的国门“外交官”a

 

我边防战士在吐尔尕特边境线上巡逻 徐伟峰摄


      在祖国2.2万余公里的陆地边界线上,有一群身份特殊的军人。
      他们每天用脚步丈量着祖国的边界线,与外军会谈会晤、联合巡逻、反恐演练、参观互访、互通边情、文化交流,严谨地处理着每一件边境涉外事务。他们就是鲜为外人所知的“边防会晤官”。
      他们职务不高,但责任重大。他们既是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安全屏障,又是展示国威军威的窗口。他们既是边境防卫的最前沿,又是对外交往的第一线。因此,人们送给他们一个响亮的称谓——国门“外交官”。
                                                                           ——编者

                                                                          裴树军和俄方代表 李晓明摄
裴树军:能文能武有绝活
      裴树军,一名在中俄边界上兢兢业业、摸爬滚打二十多载的老兵,从普普通通的边防战士成长为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团长、边界代表。他把卫国戍边的豪迈壮志融入血液,身体力行,带领边防官兵扎根边陲,出色地完成各项边防外交任务,令俄军官高竖大拇指:“Хорошо,Хорошо!”(俄语“太棒了,太棒了!”)

一把冲锋枪打出“Хорошо”
      2010年5月28日是俄边防建军节,俄罗斯中阿穆尔地段边界代表机关按例对我方边界代表机关发出了邀请,时任中国奇克地段边界代表的裴树军上校欣然接受了邀请,并于当日率中方边界代表机关人员前往参加庆祝。
      活动中,大家参观了俄边防军人射击表演。表演刚一结束,俄方代表普希金便热情地邀请中方人员进行一场友谊射击比赛。面对突如其来的邀请,中方代表没有做任何准备。“都跟我上,咱们来者不惧。”裴树军一口答应,并亲自带队参加。
      上膛、举枪、瞄准、击发,中俄双方参赛选手的动作都十分规范。虽然是友谊比赛,但大家都暗地里较劲,谁输了脸上都会不好看。参赛人员分别进行卧姿、跪姿、立姿三种姿势射击,所有选手中,唯独裴树军全部命中靶心。俄方本以为射击比赛志在必得,却被裴树军一枪破灭。正在一旁观看比赛的俄上级机关上校会晤翻译谢廖沙看到这个熟悉的面孔,主动前来祝贺,他一手紧握裴树军的手,一手竖起大拇指,连连喊道:“Хорошо,Хорошо!”

俄将军亲自为他掐表计时
      其实,早在12年前,谢廖沙就认识了裴树军,也是缘起一场不经意的测试。当时谢廖沙还是一名少尉会晤翻译,当时他陪同俄远东军区纳依米洛少将的代表团到黑河好八连参观,此时的裴树军就是连长。连队战士展示了400米障碍跑的实力,个个身轻如燕,如履平地。纳依米洛将军很是佩服,但还是感到意犹未尽。他带着疑惑的目光,对着身材瘦弱的连长说:“能不能请连长为我们表演一下?”他想看看中国军队中一流连队的连长到底是个什么样,还要亲自为裴树军掐表计时。
      突如其来的测试,对于裴树军来说是一场考验,因为这不仅仅是代表自己和连队,而且还关系到中国军人的声誉,必须以优异成绩展示中国军人的过硬素质。裴树军暗自铆足劲儿,跳跃、翻越、匍匐、奔跑……即使已经练习过无数次的项目,他也丝毫不敢马虎,结果仅用1分32秒就跑完了全程,比最快的战士快了5秒钟。纳依米洛将军非常惊讶,高兴地对陪同的我方军区首长竖起大拇指说:“这位连长真不愧是中国一流连队的带兵人,从他身上可以看出你们中国军队的实力。”
      就这样,年轻的裴树军给第一次来到中国军营的少尉翻译谢廖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时隔十多年,彼此又是在看似一场不是较量的较量中相遇,裴树军两次为中国边防军人赢得了外军内心的尊敬。

魔术弹演变成信号弹
      为提高一线连队应付边境突发事件的能力,裴树军当营长时就坚持狠抓应急快反分队训练。他按照“反应快、人员齐、装备好”的要求反复强化各分队演练,使快反集结时间由过去的2分30秒缩短到了1分46秒,边情处置从报警到截获企图越界人员,仅需9分半钟,情况判断、处置能力明显提高。
      在一次边境演练过程中,裴树军发现某连队使用的绊发信号弹颜色单一,滞空时间短,且只有一发,遇有突发情况,哨兵很难准确判断事发地点,处置事件的效率就会大大降低。于是他一直把改进信号弹的事挂在心上。
      2004年春节回家探亲,他看到侄子燃放的魔术弹,灵机一动:如果信号弹能连续发射,报警时间短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嘛!第二天,他一下子买来20支魔术弹,一支支燃放,观察着魔术弹的特点,了解不同魔术弹的性能。一次,一发弹擦着他的面部升空,结果眉毛睫毛全烧掉了,额头上还烧了一块黑疤。
      裴树军为自己的发现和实验欣喜,他放弃休假,到几百里外的一个烟花厂找烟花制作工人,虚心求教,反复实验,不久后大功告成。他用不同的装药控制燃放颜色以准确判断方位;以速燃引信取代普通引信达到及时报警的效果;以增大装药量增高腾空高度,间接增加了滞空时间;连续发射信号弹,延长信号时间。新的绊发信号弹和原来的绊发信号弹比,报警时间由原来的5秒延长为15秒,并可以准确指示方位,精确报警,极大地提高了准确率。

当前是:1/3 共3条信息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第
0
 

上一篇他是“双枪李向阳”的原型
下一篇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的物理学家赵忠尧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