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8-05-05 【编辑录入:fengfy】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18年5月5日第4版

马克思主义与新时代新思想
作者:*  阅读次数:1826

在德国特里尔的莱茵流域州立博物馆,一名参观者在马克思主题展入口处用手机拍照_副本


  4月21日,“马克思、马克思主义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坛在华东政法大学举行。本次会议由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华东政法大学主办,上海市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华东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


  精彩发言

像马克思一样对待马克思主义


李忠杰


  我们今天纪念马克思,最重要的就是要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恩格斯说过:用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就是“应该像马克思那样思考问题,只有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者’这个名词才有存在的理由。”所以,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一个很形象的要求,就是像马克思、恩格斯一样对待马克思主义。
  首先,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就要用科学的态度来对待。
  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研究的结晶,是人类探索真理之路上的一座历史性丰碑。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后,很快被先进的仁人志士们所接受,并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奠定了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思想基础,从而极大地影响和改变了20世纪初以来中国的历史进程。
  把马克思主义当作科学来对待,集中体现在恩格斯所说的一句名言上:“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马克思主义理论包含着很多重要的结论,而且很多结论是正确的,对我们具有重要意义。但从根本上来说,马克思主义提供的是方法、是指南。坚持了科学的精神和方法,就能够不断地研究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但如果只知道具体的结论,而忽视了它内在的精神和方法,其适用的时空范围就会大大压缩,甚至会背离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精神。
  其次,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过程,就要不断把马克思主义推向前进。
  马克思主义坚持彻底的辩证发展观,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处在无休止的运动、变化和发展过程中。旧事物不断消亡,新事物不断出现。一个过程的结束,就意味着另一个新过程的开始。
  基于这种无限发展的“过程论”思想,马克思、恩格斯以与时俱进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指出:“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
  生活在变动,社会在发展,人类的实践活动一刻也不会停止。特别是当今世界,社会变动发展的程度和烈度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面对这种发展变化,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与时代同行,与实践相伴,随时研究这种变化的动因、实质、趋势和影响,研究深藏于各种变化着的现象背后的内在联系和规律,研究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因应之策,从而使马克思主义不断地得到丰富和发展。
  第三,马克思主义是理论与实践的辩证统一,就要结合实际运用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的真理,有着普遍的指导意义。但这种指导绝不是将理论观点作为套语和标签贴到各种事物上去,而是应该从实际出发,根据具体条件灵活地加以运用。所以,马克思、恩格斯一再强调:我们在实际生活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不应该到本本上去寻找,而应该在科学方法的指导下,到实际生活中去寻找。
  各国社会主义运动和建设,都有各自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实现社会主义的目标是共同的,但达到它的形式却可以是多样的。所以,马克思、恩格斯一再强调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各国各地的具体情况联系起来,制定切合当地实际的具体方针和策略。他们认为,想用一般历史哲学理论这一“万能钥匙”来解决一切复杂的历史现象,那是永远达不到这种目的的。
  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的“马克思主义”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关于这种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曾经说过:‘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这一根本问题上,我们必须坚定不移,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动摇。同时,“马克思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问题导向,坚持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聆听时代声音,更加深入地推动马克思主义同当代中国发展的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开辟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

  (作者为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中央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委员)



马克思主义生命力从何而来
 
于洪君

  马克思生活在人类文明总体上由中世纪向近现代过渡的历史时期,生活在欧洲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目睹了人类社会在转型发展进化过程中引发的积极变革和遭遇的种种苦难,目睹了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两极分化、阶级对立和社会冲突。他以明察秋毫的锐利眼光和卓尔不群的思维方式,通过全面剖析资本主义制度的鸿篇巨制《资本论》等理论著述,全面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及其未来前景;通过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革命檄文《共产党宣言》,吹响了埋葬旧世界、创造新世界的革命号角。马克思主义,成为指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被压迫人民解放斗争的强大思想武器。
  200年来,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革,历史在前进。马克思主义及其指导下的革命进程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显示出任何思想体系都无法比拟的强大生命力。
  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指导建立起来的新型革命政党。中国共产党在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建设社会主义、实行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征程中,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化时代化的道路上,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重大理论飞跃,形成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五大理论成果。
  习近平总书记不久前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所做的讲话,是中华民族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一步改革开放、为实现全面复兴而继续奋斗的动员令,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人类社会面临诸多挑战的重要关头,坚持与世界同步、与时代同行的宣言书。讲话中所阐述的深刻思想和政策主张,不仅将指引中国未来数十年的自身发展,同时也将影响国际关系和世界格局的变革进程。
  面对开放融通、变革创新的历史大潮,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强调“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强调推进互联互通、加快融合发展才是促进共同繁荣发展的必然选择,提出了“面向未来”的五大系列新建议新主张,为世界各国“同心协力、携手共进,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创和平、安宁、繁荣、开放、美丽的亚洲和世界”指出了新方向,规划了新的蓝图。这些新建议新主张所包含的“实现持久和平”“实现普遍安全和共同安全”“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推动文明互鉴”以及开拓“文明发展道路”的思想,与他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阐述的政策主张、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提出的各项倡议一脉相承,彼此贯通。
  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光辉历程,特别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鲜经验,使我们得出了两个真理性认识,或者说为我们提供了两个历史性启示:
  第一,继承马克思,绝不意味着简单铭记和复述马克思理论学说中的某些论述、概念和判断,而是要始终坚持完整准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和理论精髓,始终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正确前进方向。
  第二,纪念马克思,绝不仅仅限于大张旗鼓地举办各种学术研讨或者出版多少学术著作,而在于真正实现马克思主义研究、教育和传播的有机结合,即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理论研究,贯穿于我们党意识形态工作全过程;坚持把对全党全社会特别是对青年一代进行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当作头等大事抓紧抓实;坚持把对外传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理论成果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成就,作为中国走向世界影响世界、推动建立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方式和手段之一。

  (作者为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



不断深化对社会主义的认识

张明军

  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内容,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核心议题。马克思主义理论自创立以来,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的认识经历了从结构到功能再到创新的演进过程,此种演进的每一阶段既是对前者的继承和发展,又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注入了新的思想意蕴,引领着社会主义运动不断向前推进。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主要是从结构上来认识和定义社会问题的。即具有生产资料公有制+按劳分配+计划经济+无产阶级专政这样的社会结构,就必然产生出优越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强大功能,此种社会形态就是走向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社会主义。
  随着时代、环境和条件的变迁,传统经典的结构社会主义思想面对生产力和人民生活水平发展滞缓所带来的压力以及资本主义经过改良后所展示的迅速发展形成的挑战,促使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不得不对何谓社会主义的问题进行重新的认识和思考。“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要消灭贫穷。不发展生产力,不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不能说是符合社会主义要求的。”“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对社会主义及其本质的再思考,展示了与传统经典的社会主义观不同的思维特征,即社会主义的本质不是体现在社会的结构上,而是呈现在社会的功能上。
  功能社会主义思想的提出及其实践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经济绩效的迅速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在重振人们对社会主义信心的同时,提升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自信。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存的资本主义社会近40年来在促进生产力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社会保障所进行的改良所产生的绩效,在一定程度上淡化、模糊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客观上促使人们必须对何谓社会主义的认识进行新的深化。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清醒地认识到了问题的症结。十九大报告指出,随着时代的变化,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因此,“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为了人民,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要实现邓小平提出的社会主义本质: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的论断,是对邓小平社会主义本质论认识的进一步深化,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新和发展。此种对社会主义的创新认识,可以称之为创新社会主义观,其价值主要体现为,既秉持了邓小平功能社会主义观所内含的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优越功能,又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论断,规范和区别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显著不同,在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进程中对社会主义的认识达到了新高度。

  (作者为华东政法大学副校长)



新时代的伟大斗争具有哪些特点

杨俊一

  党的十八大报告,从世界眼光、战略思维的角度提出,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历史新特点的伟大斗争。十九大报告进一步强调,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伟大斗争与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有机联系,构成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使命的战略框架。
  如何解读和深度阐释“伟大斗争”思想的科学内涵及其现代实现方式,对于推动新时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不仅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更具有重要的思想意义。
  伟大斗争在“四个伟大”中之所以具有引领的优先地位,是因为伟大斗争要解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国理政的首要问题,回答习近平同志关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经验教训总结的“跨世纪之问”,即怎样治理好社会主义这样全新的社会。
  习近平同志关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跨世纪之问”,集中体现在他的《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一文中。习近平指出,“怎样治理好社会主义这样全新的社会,在以往的世界社会主义中没有解决得很好。”马克思、恩格斯没有遇到全面治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他们关于未来社会的原理很多是预测性的;列宁在俄国十月革命后不久就过世了,没有来得及深入探索这个问题;苏联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探索,取得了一些实践经验,但也犯下了严重错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共产党执政后,对于“怎样治理社会主义这一全新的社会”,进行了“不断探索”。
  解读习近平同志的“跨世纪之问”,可以进一步引申为新时代社会主义执政党如何能够成功地治党治国。为了迎接这一“跨世纪课题”的挑战,必须要进行伟大斗争的战略安排,即与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战略联动,才能赢得面对这一“跨世纪课题”挑战的伟大胜利。
  那么,这场迎接“跨世纪课题”挑战的伟大斗争,在内容和形式上又有哪些历史新特点呢?
  (1)伟大斗争的时代新内容是治理现代化。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阐释了伟大斗争的时代新内容,即从全面深化改革的角度,提出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2)伟大斗争的时代新形式是依法治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阐释了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实现方式,即从全面依法治国的角度,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现代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政治表达,就是构建依法治国和依法执政的法律体系和法治能力的现代运行机制。
  (3)伟大斗争的时代新工程是依规治党。治理现代化,不仅要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还要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依法治国与依规治党有机统一。
  总之,新时代伟大斗争,无论是内容上的治理现代化,还是形式上的依法治国与依规治党相统一,都具有新时代的历史新特点,不能被片面地曲解为“斗争哲学”的历史“复活”。

  (作者为上海政法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纪念马克思要弘扬马克思精神

张建忠

  法国著名哲学家德里达曾大声疾呼:“不能没有马克思,没有马克思,没有对马克思的记忆,没有马克思的遗产,也就没有将来;无论如何得有个马克思,得有他的才华,至少得有他的某种精神。”什么是“马克思精神”?
  第一,彻底的批判精神。
  “怀疑一切”是马克思的人生箴言,他致力于“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马克思的著作中随处闪耀着批判的光芒,很多论著就直接以“批判”命名,如《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神圣家族,或对批判的批判所作的批判——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伙伴》,《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等,这鲜明体现了马克思的批判品格。马克思摒弃了德国古典哲学畏首畏尾的庸人习气,拯救了辩证法的彻底批判精神。
  第二,崇高的科学精神。
  马克思继承了西方文化崇尚科学与理性的宝贵传统。他为了探求人类解放的科学真理,不仅饱受反动势力的忌恨、诬蔑、诽谤和打压,还要忍受贫穷、疾病和接二连三的丧亲之痛。但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马克思在真理原则上总是坚持不妥协的态度:不向权威妥协,不向师友妥协,不向反动势力妥协。他曾说,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必须根绝一切犹豫和怯懦。马克思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第三,温厚的人文精神。
  早在青年时期,马克思就树立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信念。从《莱茵报》时期为贫苦农民的利益与当局论战,到之后为无产阶级的解放而著书立说,马克思表现出了对弱者最深切的同情。当然,马克思没有因此陷入义愤填膺式的纯粹道义论的抨击。虽然他痛恨“血与火”的资本主义,认为资本主义从头到脚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他致力于运用自己手中的“批判的武器”去解剖资本主义,力图说明资本主义的“来龙”和“去脉”,进而寻求通往“自由王国”之路。
  第四,不屈的斗争精神。
  马克思在其自白中曾说,对幸福的理解是“斗争”,对不幸的理解是“屈服”。马克思为此总是把理论的批判和政治斗争结合起来。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也指出,“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这句话说明马克思在同敌人的斗争过程中不仅“有勇”(满腔热情,坚韧不拔),而且“有谋”(卓有成效),可谓“智勇双全”的一代斗士。
  第五,无畏的革命精神。
  正像恩格斯所说,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使命就是以各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政治制度。马克思之所以从事理论的创作,是为了指导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他不像青年黑格尔派的玄想家们那样,只停留于理论的批判,讲一些“震撼世界的”词句,轻视革命群众的革命实践。马克思认为,“批判的武器”不能替代“武器的批判”,“历史的动力以及宗教、哲学和任何其他理论的动力是革命,而不是批判。”
  总之,我们不仅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努力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更要坚守马克思精神,学习和弘扬其精神品格。这是我们对马克思的最好纪念。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当前是:1/2 共2条信息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第
0
 

上一篇红色基因密而全的城市
下一篇守护“自如”的心境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