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9-01-01 【编辑录入:fengfy】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19年1月1日第7版

趣谈汉字,感悟生命万千气象
作者:任 火  阅读次数:758

070101_p9

 

  摹形画象、表情写意的汉字,为众多的解说留下了弹性空间。《汉字百味》一书以字喻人、以字喻事,从文化理性出发审思汉字,发掘其中蕴藏的学理和智慧。
  此书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字训诂,即不是从文字本身来讨论音形义问题;而是“趣”谈汉字,通过以“字”说“事”承载起作者对文字个性化、情感化的感悟。作者立足当下的生活,挖掘蕴藏于文字结构中的含义,汲取中华传统文化的智慧。
  今天,时光行至2019年的第一天,当我们感怀岁月与生命时,这些我们至为熟悉的汉字,原来提供了这样一种亲切而有趣的启迪。本文摘自《汉字百味》,有删节。


  几年前,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坐在书桌前愣神。本来是要写一篇学术论文的,材料准备好了,思路也有了,但不知怎么的,怎么也提不起笔来。我有点急,但越急越写不下去。

  怪,真是怪。觉得怪,脑子里竟一个劲地翻腾着这个“怪”字,眼前也不停地闪着这个“怪”字。
  怪,竖心旁,一个圣。圣,圣贤,圣人,圣哲。怪,怀圣人之心就怪?怪,心向圣人靠拢就怪?什么是怪?行为不合常理、不可思议、与众不同、荒诞不经,就是怪。
  想想,还真是不无道理。哪个圣人不是人群中的另类?孔子,以其才华、学问,当个小官,自得其乐,岂不美哉?干吗非得四处奔波,累累如丧家之犬呢?老子,以《道德经》之才,足以出相入仕,却为何独自出关,来去无踪呢?孟浩然酒至酣处,竟把进京做官的事撇到了一边:“已经喝上酒了,还管他别的许多!”苏东坡被押解到黄州,失魂落魄中竟然还在写:“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就是圣人的行为,这就是圣人之心。谁看上去不觉得怪呢?非圣贤、圣人,是不会有这种行为的。
  圣人是这样,俗人呢?我的脑子里又翻腾起这个“俗”字。人和谷在一起,就“俗”。也就是说,人和食物和吃在一起,就俗。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俗人、俗套、俗气、俗事、俗世,无不和吃有关。我不禁感到惊讶了,汉字真是充满睿智!

  一撇和一捺 这多么简单啊


  人,一撇、一捺,这多么简单啊!

  人是什么?人是万物之灵,人是世界的主宰,人是地球上最复杂、最聪明、最美妙、最不可思议、最变幻莫测、最无法形容的动物。对人的文字表达应该是最复杂、最美妙、最形象、最庄严……的才对啊。怎么就这一撇一捺完事了呢?
  我感觉老祖宗在造“人”这个字的时候,似乎是不假思索地就那么随便划拉了两笔,很不当回事似的。汉字是象形文字,从这个角度看,这个人字也不像人啊。人有胳膊、有腿、有脑袋、有耳朵、有鼻子、有眼睛……这个人字,什么也不像!或许,是因为我们的老祖宗苦思冥索智慧有限,实在造不出更好的字来,无奈之下随便划拉了这么两笔吧。能是这样吗?
  我反复端详着这个人字。一撇、一捺,这是相反的两笔。从形象上看,这不是两头牛或者两只羊在顶角吗?
  相反、矛盾、冲突、对立、善与恶、美与丑、爱与恨、情与仇、正与邪、公与私……矛盾的两面,相反的两面,冲突的两面,对立的两面,这不就是人吗?
  一撇、一捺,我仿佛看到了老祖宗那颤抖的手,仿佛听到了老祖宗那深沉的叹息……

  一个模糊而温暖的字是生活的根本命题

  我忽然感到,每个汉字都是一种神奇,都有一种奥秘。我有了一种冲动,是不是应该系统地发掘一下汉字的奥秘,让世人领略汉字的神奇?
  这么想着,脑子里便闪过一串汉字——仁、义、礼、智、信。这几个字可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啊,琢磨一下吧。
  仁,这一个含义模糊而又让人感到温暖的字。说它模糊,是说很难说清它究竟是什么意思。是爱?“杀身成仁”,就是杀身成爱?不通。“当仁不让”,就是当爱不让?也不通。
  说它温暖,是说和它组合在一起的词:仁慈、仁义、仁爱、仁厚,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很亲切。仁,单立人,一个二字。俩,单立人,一个两字。二和两,不都是表示同一个数量吗?那为什么仁不能和俩通用呢?俩,是一个纯粹的数字概念。而仁不是数字概念。显然,仁另有意义。
  都说仁是儒家学说的内核与根基。而仁字的发明是在儒学出现之前。因此,可以说是儒家赋予了仁字的含义。仁,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端详着、摩挲着、咀嚼着、揣摩着。仁,为什么单立人旁边是二而不是一呢?仁,二人为仁,仁为二人。只有二人组合在一起,才能有仁。一个人是没有仁、谈不上仁的。那么,有了二人,就意味着什么呢?当然是关系。单个的人是形成不了关系的。啊,明白了,仁的含义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仁,二人,这是人际关系最基本的单元。你只有处理好这个最基本单元的关系,才能处理好更大更复杂的人群的关系。要想仁,就要处理好关系。生活中最大的难题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难处理的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仁,是生活的根本命题。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说出了人的生存法则

  有了二人,就有了关系。
  二人之间是个什么关系呢?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走到一起,该怎么相处呢?正想着,“到”,忽然从我的脑际闪过。
  到,什么是到?到,意味着什么?到,不就是人抵达了某个地方吗?用至不就表达了这个意思,干吗非得造出这么个到来?为什么非要在至的旁边放把刀呢?放个别的什么不行吗?
  我提起笔写下这个到字,久久地看着它、凝视着它。几十年的生活经历一幕幕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几十年来,生活环境换了一个又一个,相处的人群换了一拨又一拨。人,只要聚在一起,只要扎成一堆,只要拢在一处,只要成为一群,就有冲突,就有争斗,就有倾轧,就有伤害。在和人的接触中,哪个人没有伤过人,哪个人没有被人伤过,哪个人身上没有伤痕呢?人,本身不就是一把刀吗?到,不就是刀至吗?我的心颤抖了。说人之初性本善,是对的。但是说人性是恶的,也许说出了一种更深刻的思想。因为,说平等博爱是令人感到温暖的,但是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却是说出了人的生存法则。

  山海茫茫,云海茫茫也要走出去

  但,生命毕竟是美好的,生命毕竟是珍贵的。就在人下面摆一个祭坛,好好叩拜吧,生命只有今世,没有来生;好好叩拜吧,生命只有出发,没有回程;好好叩拜吧,生命只有告别,没有重逢;好好叩拜吧,生命只有瞬息,没有永恒。
  怎么才算是珍惜生命呢?生命应当是一个什么状态呢?生命当然应该是自强不息、有所作为的。那就不要在家里待着,还是走出去吧。
  既然不在家里待着,就要走出去。出,山,一座山,两座山,前边是山,后边是山。走出去,就要翻山越岭;走出去,就要上山下山。
  看着这个出字,我的眼前仿佛展开了一幅画卷,山海茫茫,云海茫茫,烟雨茫茫,四野茫茫,一个少年身背行囊,头戴斗笠,独自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这不正是远行人的生命体验吗?出,两座山摞在一起,你能不感到行路的艰难吗?

  俯瞰人间的语言带有灵光

  走出去,就要做事,就要搞出名堂。当这个搞字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时,我的心中不禁涌起一股豪情。搞,手高。做事情,就是要手高啊!只有手高,才能做出大事情,才能有大手笔、大动作,才能成大气候、大人物。
  同时,也不要做起事来没完,该歇就歇,该停就停。停,好一个停字!我的心中油然升起一缕诗意。停,一个人靠在亭旁。靠山面水,闲云野鹤,牧童短笛,芳草青青,燕舞莺歌,鱼跃蝉鸣。在亭中歇息,你能不感到惬意吗?来,写首诗吧。
  诗,为什么言的旁边要放个寺呢?放个闹市的市不行吗?寺是什么地方?寺,佛教庙宇,修行之地。寺,远离红尘,绝世弃俗。诗是俯瞰人间的语言,诗是濯洗凡尘的语言,诗是带有灵光的语言,诗是带有神性的语言。这样的语言,能不在寺里产生吗?这样的语言,离得开寺吗?
  有了诗,就有了诗人、诗圣、诗仙。仙,神仙,仙人。为什么人和山在一起,就成了仙呢?山,巍峨高耸;山,高深莫测;山,居高临下;山,自甘寂寞。仙是什么?仙是远离世声扰攘,仙是不食人间烟火,仙是潇洒飘逸,仙是气度超然。这样的人离得了山吗?

  为什么把今放在口边因为我对今爱得深沉

  脑子里又闪过一个字:惜。惜,为什么不在竖心旁放个西,而偏要放个昔呢?昔是过去的岁月,昔是逝去的年华,昔是如烟的往事,昔是无边的回忆。不是为今而惜,而是为昔而惜。如此,惜就有了长度,有了深沉;如此,惜就有了辽远,有了浩叹。把昔放在心旁,惜,这是怎样的情怀!
  有了昔,再看今。和今在一起的有吟、念。琢磨一下吟吧。吟,吟诗、吟咏、吟哦、吟诵、吟味、吟唱。为什么口边不是昨、不是明,而是今呢?昨天已成过去,明天还是未知,看得见、摸得着的,是今。对昨天的吟咏,抒发的其实是今天的思绪;对明天的吟诵,表达的其实是今天的感情。
  今才是最实在的,今才是最神奇的,今才是最难忘的,今才是最精彩的。今才是我们的舞台,今才是我们的旋律,今才是我们的历史,今才是我们的诗篇。吟,口不离今;吟,一口一今。吟,为什么把今放在口边,因为我对今爱得深沉。

  我轻轻地抚摩着汉字,仿佛是在抚摩一个不朽的生命。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2019年1月1日第7版)

 

 

 

荐稿人:ffy 2019-01-01  执行编辑:ffy 2019-01-01  责任编辑:lyh 2019-01-01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

0
 

上一篇资深外交官评点2018年十大国际新闻
下一篇背布袋的你,好美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