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9-11-26 【编辑录入:fengfy】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19年11月26日第2版

80后带队攻关糖尿病“治本”之法
胰岛移植学科带头人殷浩:上海是座有创新创业精神的城市
作者:解放日报记者 张 骏  阅读次数:16401

  编者按

  创新创业就是创造未来。10月25日,市委书记李强主持召开创新创业青年人才座谈会,勉励广大青年始终保持进取心、奋斗劲,在上海创新创业、成就梦想,要求各级政府为青年人才营造更好环境,让更多创新创业的种子扎根上海这片沃土,沐浴阳光雨露茁壮成长。当下上海创新创业环境如何?如何营造适宜青年人才成长的创新创业环境?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讲述青年人才的创新创业故事,以及他们对上海创新创业环境的感受和建议。

  胰岛移植,一种治疗严重糖尿病患者的“治本”之法,患者有望摆脱对外源性胰岛素的依赖。
  在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一间堆满资料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胰岛移植实验室主任殷浩。你可能没想到,这位站在胰岛移植顶端的学科带头人,是一名“80后”。
  前不久,殷浩参加了市委召开的创新创业青年人才座谈会。“选择创新创业就是选择了‘诗和远方’。”他说,上海是一座有创新创业精神的城市,自己能够快速成长,是“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
  在殷浩看来,创新创业的环境,既体现在厚厚的积淀,也体现在“润物细无声”。“我们探索胰岛移植是有基础的,长征医院是国内最早开展器官移植的单位,保持着多个国内纪录。现在,我们和中科院细胞生化所等单位共同研发胰岛干细胞等技术,同样他们也有着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等深厚的创新创业积淀。”

  转型胰岛细胞移植

  殷浩大学报考了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研究生师从瑞金医院著名胰腺外科专家彭承宏教授,毕业选择了肝脏移植久负盛名的长征医院工作,师从“换肝”大家傅志仁教授。
  2011年,殷浩被公派至美国芝加哥大学附属医院进修肝脏移植专业。在那里,他经常去别的科室“串门”,因而关注到一个现象:60%的肾移植患者是由于糖尿病引起肾功能衰竭。中国的情况如何?作为一个有心人,殷浩对比了长征医院当年肾移植患者中糖尿病肾病的统计比例。“我预感到国内也会出现相似的情况,而胰岛移植技术,大有可为。”
  “胰岛移植技术,国外研究了40年,早几年也有专家去考察评估,认为技术还不成熟。”殷浩说,他在老师傅志仁的鼓励下,开始从事基础研究,不断查阅文献,开展动物实验。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他结识了日本胰岛移植大师野口教授,在野口支持下继续学习胰岛分离技术。
  胰岛分离是胰岛移植的主要技术难点。如何在保留胰岛细胞活性的前提下,取出尽可能多的胰岛细胞是关键。殷浩打了个比方:这就像挑取火龙果的种子:要把火龙果肉充分去除,获取尽可能多的火龙果籽,还不能损伤种子外皮。胰岛细胞提取的数量多,手术成功率也会提高,患者术后脱离胰岛素的概率也更大。
  2015年,殷浩向医院申请召开项目论证会,得到了医院的全力支持。之后,殷浩团队获得国家重点专科军队建设胰岛移植项目、国家重点研发重大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控子课题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等基金支持。

  微创手术摆脱重症糖尿病

  2016年,殷浩做了第一例胰岛移植手术。病人是一位因糖尿病引起肾功能衰竭的67岁患者,此前在长征医院做了肾脏移植手术。
  殷浩解释,胰岛移植与其他器官移植不同,不像肝移植、肾移植那样的“大手术”,要取出病变器官,再移入健康器官。胰岛移植属于细胞移植,通过微创手术将胰岛细胞送至肝脏,胰岛可以在肝脏上生长并分泌胰岛素,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风险相对微小。整个手术时间一般控制在30—60分钟,患者只需行局部麻醉,术后第二天就可下地活动。
  虽然脱离胰岛素不是胰岛移植的首要目的,但实际约有60%的患者可在胰岛移植5年后仍不使用胰岛素。对于没有达到完全脱离胰岛素的患者,也可进行二次胰岛移植。
  殷浩团队还和仁济医院、瑞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合作,获得上海申康中心相关资助,开展《胰岛移植影响糖尿病患者移植肾远期预后的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在学术科研上,团队近年发表了多篇胰岛移植相关的SCI论文,总影响因子逾60分。

  推动干细胞治疗临床研究

  当前,用于移植的胰岛来源,还是来自异体器官捐献,会被受者的免疫系统识别为“异物”发生免疫排异,移植后患者必须终身服用免疫抑制剂。
  “需要继续探索的领域还有很多。”殷浩举例,比如捐献胰岛的长期保存方法,比如胰岛干细胞、异种胰岛技术,以及免疫制剂的研发。
  “如果能够获得胰岛干细胞,或者从其他动物身上获得胰岛细胞,并建立起全国的胰岛细胞库,那么供体受限将不再成为问题。”最近,殷浩团队与中科院细胞生化所、同济大学生命科学院、深圳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共同开展胰岛干细胞的相关研究。
  在殷浩看来,科技创新重要的制度安排不是政府补贴,而是发挥市场机制,使科研人员长期、持久地做科研,让本土科研环境更加有助于医药创新。
  “上海的生物医药产业需要更好规划发展路径、增加开放力度。”殷浩说,需要加强监管,推动干细胞治疗临床研究及应用的规范化实施;同时也要加快干细胞治疗产业化的推进,大力开发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技术。他建议上海可以争取设立“干细胞先行示范区”,明确干细胞申报及审核路径,并积极将这些技术推向国际舞台。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2019年11月26日第2版)

 

 

 

荐稿人:ffy 2019-11-26  执行编辑:lyh 2019-11-26  责任编辑:zjy 2019-11-26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

0
 

上一篇一枚琥珀,破解达尔文“讨厌之谜”
下一篇幽门螺杆菌有了新克星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