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23-03-15 【编辑录入:ych】 文章出处:《文汇报》2023年3月15日第7版

两个禁区“耍刀”,花季女孩重生
华山医院金垂体团队在下丘脑和脑干采用微创手术获得成功
作者:《文汇报》记者 唐闻佳  阅读次数:3002

  经历四次“赌一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金垂体医疗团队终于为18岁的女孩小虹(化名)赢回一条生命。由此,医生们也在下丘脑和脑干——这两个生命中枢同时也是手术禁区的地方,插上了象征胜利的小红旗。
      
  近日,女孩已进入康复期。回忆与这个肿瘤“死磕”的数月,医疗团队记忆犹新。
      

  “邪门”肿瘤,闻所未闻
      
  第一眼看到小虹的脑核磁共振片子,即使是“阅瘤无数”的赵曜教授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瘤子,太夸张了。且不说它内含的十几个“魔眼”般狰狞的囊肿,像石榴籽一样相互包裹、挤压,直插大脑核心区,单从它的大小来说,直径超过4厘米,挤满整个脑深部的中央区域,也是闻所未闻。翻阅国内外文献,对这个位置长这么大肿瘤的报道也十分罕见。
      
  病房里,一群身经百战的“老将”都被眼前这个肿瘤怔住了:作为一个对手,它实在太嚣张了。
      
  抬眼看一眼患者,这是一个年轻的姑娘,面容清秀,但神情木讷,她的头无力地靠在妈妈肩上,已无法与人交流、对话。医生一问询,妈妈泣不成声:小虹今年刚上高三,几周来整日头疼、时不时陷入昏睡,情况越来越糟。
      
  怎么办?众人齐刷刷地望向赵曜。作为金垂体团队的负责人,他清楚,这么大的肿瘤,长在这么险要的位置,不仅会梗阻脑脊液循环、引起颅内压增高,还会直接压迫周边的神经、血管,引起昏迷、失明、大小便失禁和多脏器功能代谢紊乱等,危及生命。但如果手术,同时在下丘脑和脑干这两个手术禁区“耍刀”,无异于虎口拔牙,任何医生都没有十足把握。
      
  现场气氛凝滞了一小会,赵曜说了一句:试一试吧。
      
  随后,在厚厚的检查单中,医生注意到一组关键指标:甲胎蛋白和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高出正常值240倍和470倍。据此,按照国际最新指南,肿瘤科医生黄若凡定出化疗方案,希望能用药物为女孩搏到一线机会。
      
  第一轮化疗开始,很快,小虹的症状有所减轻。可就在大家庆幸时,她的情况却急转直下,化疗后的第10天夜里,小虹突然出现嗜睡、呕吐,很快陷入昏迷,大小便失禁。
      
  CT检查发现:虽然肿瘤部分区域有缩小,但其他部分的肿瘤反而增大了!长大的肿瘤完全堵死了脑脊液循环,导致急性脑积水和颅内压进一步升高,将已在谷底的小虹进一步推入了深渊。
      
  第一次“赌”——输了。
      
  绝处逢生,终于“赌”赢了!
      
  看着陷入昏迷的小虹,有人劝赵曜:“放弃算了,长痛不如短痛。”赵曜则决定,再“赌一把”。
      
  当天夜里,赵曜带领团队进手术室给女孩做了脑外室引流急诊手术。这次手术很成功。带着两根引流管“辫子”回到病房的女孩慢慢苏醒。可谓绝处逢生,第二次“赌”,引流救急,扳回一局。
      
  按既定化疗方案,去年整个国庆假期里,医院神经外科、放疗科、肿瘤科、内分泌科、感染科、病理科专家进行反复讨论,连血液科医生也加入了保障,为第二轮化疗做准备。去年10月下旬,第二轮交叉化疗开始。可惜,第二个化疗疗程下来,肿瘤不仅没缩小,而且局部再次增大。第三次“赌”——再次化疗,又输了。
      
  眼看就要“弹尽粮绝”,只剩开刀一个选项。赵曜找到了自己的老师、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周良辅院士。认真看完各项检查结果、听赵曜介绍完情况,周良辅院士只问了一句:“除了开刀,还有其他办法吗?”
      
  答案是:没有。想要救下这个女孩,只有开刀。这无疑是一场生命的豪赌,核心挑战是如何在下丘脑和脑干这两个手术禁区里施展手脚。手术团队最终决定,采用内镜经鼻腔微创手术。
      
  内镜从鼻腔进入大脑深部取出肿瘤,虽然手术路径长且深,但手术视野相对理想,正面“迎战”肿瘤对脑组织损伤小。不过,该手术路径完全是“孤军深入”,操作空间狭小,如遇血管破裂、脑膨出等类似塌方的险情,抢救起来非常困难。
      
  去年10月20日,手术日。进入和对手的“肉搏”后,医生们发现,情况复杂超过预期:肿瘤占据整个下丘脑,不仅体积巨大,且质地很韧。常规的吸引器无法将肿瘤分块吸除,只能用锋利的手术剪刀将肿瘤一块块剪下来,甚至还动用了“毁损”神器——超声刀,将最硬的肿瘤超声粉碎后再吸除。靠着刀尖上舞蹈般的细致,医生一点点地将肿瘤内部掏空,最后将其周边从下丘脑小心剥离。
      
  不过,处理完肿瘤主体,眼前一幕让手术团队愕然:肿瘤下方还有约5%的部分,竟完全嵌入脑干内部,紧贴住位于脑干前方的基底大动脉及其分支大脑后动脉的血管壁!肿瘤就像牙齿咬住肉一样,紧咬着脑干和大动脉,拔出肿瘤时稍有不慎导致脑干受损或血管破裂,患者必死无疑。
      
  这噩梦般的一幕以前发生过,那次,病人没能下手术台。继续,还是打住?赵曜决定:再最后搏一把。
      
  手术室外,女孩妈妈把所有的决定和信任都交给了医生,石像般静坐在手术室门口。
      
  靠着抽丝剥茧般的功力,花费整整1个多小时,手术团队终于将这剩余的5%肿瘤全部剥离,脑干和大动脉壁毫发无损。整个手术,历经9个小时。当手术成功的消息被发到各大神经外科工作群时,瞬间获得一片点赞。
      
  “孩子,我们回家!”
      
  手术次日,女孩不负众望,醒了过来。
      
  “孩子醒了吗?醒了我们回家!”在床旁守护了整整3个月的母亲这一刻终于掩不住内心的百感交集,拉着女儿的手,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让所有人高兴的是,切除肿瘤的病理检查提示:成熟畸胎瘤,与术前判断一样,预后不错,意味着小虹将有可能获得真正的痊愈。
      
  此后,在多学科齐心合作下,女孩逐渐康复,能下地行走、可以正常交流,并开始接受康复治疗。回想起几个月与肿瘤的这场“死磕”,赵曜感慨地说,“这么棘手的情况,一辈子都难得碰到几回。”
      
  在金垂体团队,正是众多专家的不放弃,为女孩赢回了宝贵的生命。
      
  “作为医生,这是最令人开心的时刻。”赵曜的这句话,也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微信图片_20211226132944.jpg


荐稿人:ych  2023-03-15 执行编辑:ych  2023-03-15 责任编辑:lxl 2023-03-21

0
 

上一篇在八十余国上市的中国人的首款“全球车”
下一篇核科普:让更多人了解核的故事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