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20-06-04 【编辑录入:fengfy】 文章出处:《文汇报》2020年6月4日第7版

法国网课暴露“教育不平等”现实
作者:姚 岚  阅读次数:13010

  法国自6月2日起进入解禁第二阶段,绝大多数初中和高中复课,加之此前已经复课的幼儿园和小学,法国除大学以外的学校教育基本恢复正常。
  受疫情影响,法国3月16日起全国停课,学生开启网课时间。当时,法国国民教育部长布朗凯表示,停课期间必须保证“教学不间断”,目标是不让任何一位学生在特殊时期掉队。然而,回顾这两个多月的网课时间,法国主流媒体的观点基本一致:疫情席卷法国期间,在线教学不仅硬件设施问题频发,教育不平等的现象也愈加明显。
      
  网课平台仓促上线,教师不熟悉数字技术
      
  为实现“教学不间断”这一目标,法国国民教育部花了不到一周时间,火速出台在线教学方案。
  首先,国家远程教育中心(CNED)开发的在线平台——“在家学习”,免费向全国中小学师生开放,可以保证1500万用户同时在线(法国共有约1300万中小学生)。该平台有两大组成部分:一是从小学到高中各年级的在线课程资源,为期4周。布朗凯强调,在线课并不是让孩子们一整天都对着屏幕,因此平台的资源都提供打印版本。二是虚拟课堂,师生可以通过内置屏幕进行互动。鉴于各地各校情况不同,“在家学习”平台不提供相关作业、答案和课程评分标准,由老师负责处理。
  在政府宣布全国停课前,疫情严重的省份已有约42万中小学生提前一周开始尝试线上学习。其中,大部分中学师生都使用“数字学习空间”(ENT)平台。ENT是国民教育部2002年就推出的全方位线上教学系统,涵盖了课程和学生管理、教学资源存储与共享、师生信息交流、虚拟课堂、视频会议和论坛空间等功能,每个教学单位都有各自的门户入口。该平台首先在各高校推广,经过不断优化升级,近年来已覆盖全国中学。在小学,ENT平台尚未普及,教师通过CNED开发的“虚拟教室”沟通工作和授课。
  虽然法国教育部门口号喊得响亮,宣称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网课平台在全国上线的第一天就漏洞百出。3月16日,在巴黎、里尔、斯特拉斯堡等地,不少学生全天都无法登录ENT账号,“在家学习”平台也出现连接故障,老师只能临时调整教学计划,改用WhatsApp、Discord等通信软件或电子邮件联系学生。同时,法国多所大学称,电信基础设施落后,难以处理猛增的网课数据流量。
  线上教学和工作还暴露了法国教师不熟悉数字技术的问题。法国国民教育部2018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仅有57%的教师在学校拥有必要的电子设备,53%的人表示会在日常教学中使用数字技术。经合组织教育与技能司专家沙波涅指出,法国教师(特别是小学教师)在教学中使用数字化工具普遍不够熟练,远远比不上大部分北欧国家。
      
  贫困家庭学生 “失联”,不平等存在各个方面
      
  法国“云开学”前夕,国民教育部估计,全国约有5%的学生家中没有上网课的电子设备,约有5%-8%的中小学生将在停课的前两周里“失联”,但事实比预估更糟糕。在巴黎郊区蒙特勒伊,某贫困街区的初中老师向媒体透露,在线课程第一周里,班上20多个学生中,有1/3在屏幕前认真听课,1/3只是联上了网,剩下的1/3连电脑和网络都没有,有两位学生在上课一周后仍然“失联”。法国北部雷恩市某高中的物理课上,全班70名学生中就有十几个缺席的。为公平起见,教育部和邮政部门合作,要求把老师纸质课件和作业寄给“失联”学生。
  有条件“上线”的学生中,不平等现象依然存在。例如,考虑到低龄学生上网课容易分心,小学的课程安排以复习和游戏为主,部分学校甚至提出“分批”对待学生,让成绩落后的学生使用低年级的课程资源。
  此外,家长的角色也是影响教育公平性的重要因素。《世界报》采访指出,部分受过高等教育或专业训练的家长迅速适应了在线模式,为孩子制定详细的作息时间表并坚持执行,他们熟练使用电子平台,还时常在社交网络上分享家教经验。但更多工薪阶层家长对网课感到焦虑,没法在居家办公的同时监督几个孩子学习,只能眼看着他们把第一节课的课间休息直接“延长”到中午。对移民家庭孩子而言,在线学习的时间越久,与其他人的学业差距就越大。在巴黎大区的圣丹尼岛小学,每个班级都有2-4名学生上不了网课,五花八门的理由中就包括“家长不会讲或者讲不好法语”。教育工会人士提出批评,政府的“在家学习”平台没有为不识字的学生家长提供语音讲解,或者其他语种的说明,有悖公平原则。
  最后,大学生面临更为严峻的不平等问题。全国禁足期间,部分贫困学生失去了打工和实习的岗位,收入无以为继,甚至无法承担回家的路费,被困宿舍;部分学生只能向学校申请借用电脑上课。法国西部的普瓦捷大学负责人称,约有25%-30%的一二年级学生联系不上,连电子邮件也不回复。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法语区域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来源:《文汇报》2020年6月4日第7版)

 

 

 

荐稿人:ffy 2020-06-04 执行编辑:ffy 2020-06-04  责任编辑:tmy 2020-06-04

同济大学关心下一代网站首页

0
 

上一篇芬兰:爱护家园,从重视垃圾做起
下一篇留学中国 传播友谊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