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24-06-08 【编辑录入:xscclf】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24年5月24日第11版

接管上海,一场不见硝烟的战役
作者:马长林  阅读次数:410

总前委.jpg

总前委领导人合影。左起:粟裕、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谭震林


  随着上海解放而进行的对国民党政权和官僚资本机构的接管工作,犹如一场不见硝烟的战役,展示了中共华东局、上海市委强大的组织和调控能力,军管会周密、精致的工作水平,充分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完全有能力在上海建设新政权


接管上海1.jpg

 1949年10月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大楼前举行升旗典礼。

新华社发(上海市档案馆提供)


  75年前,解放军兵临上海。不同的声音关注着中国共产党:“有没有能力接收管理这个远东最大的城市?”

  75年后的今天,回望这场“战役”,历史作出了明确的回答。

  为接管上海准备干部

  早在1948年9月8日,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就开始为上海解放后接管上海作干部准备。
  会后发出的《中共中央关于九月会议的通知》指出:要“迅速地有计划地训练大批能够管理军事、政治、经济、党务、文化教育等项工作的干部”,以便“有秩序地管理大约五千万至一万万人口的新开辟的解放区”。
  根据中央指示,华东局当年9月就着手抽调南下干部,为接管上海作准备。当时担任华东局城工部副部长、上海解放初任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王尧山回忆:
  “济南解放后……忽然接到华东局指示,要周林(中途他调)、赵毓华等同志和我负责,组织率领一支‘南下干部纵队’,参加接管上海这个重大任务。这个纵队主要由华东局的干部和山东、苏北解放区各区的党委、地委、县委配备的党政军整套班子组成,还有一部分是上海地下党的撤退干部。”


接管上海2.jpg

乘火车南下的“青州总队” 资料图片

  

  华东局干部,即由华东局财委所属机构及山东军区后勤部抽调了2000人左右,组成著名的青州总队,分为财政、重工业、轻工业、银行、商业、外贸、公用事业等大队,由顾准任总队长,石英任副总队长,负责接管上海国民党财政、税务机构的准备工作。
  从山东解放区调来的干部,有1949年初华东局从山东的昌潍地委、潍坊特别市市委和渤海区党委抽调的700余名干部,2月份华东局社会部在济南创办华东警官学校招收的1000名青年学员,以及从济南市公安局、山东一些地、县公安局抽调的700人,这些人组成公安保卫干部队伍,为接管上海警察局和组建人民公安机关作准备。
  一些曾在上海工作、熟悉情况的干部专门被党组织调遣来。后来担任交通银行副军代表的杨修范,1937年时是领导上海职业界救国会的党小组成员,负责联系银行,曾是张承宗的入党介绍人。后来参与接管中央银行的周耀瑾,在上海金融业搞了十多年地下工作,1948年奉命撤退到苏北解放区,1949年随军南下。20世纪30年代在上海从事左翼文艺工作的于伶和钟敬之,被中央调来负责接管国民党政府和官僚资本在上海的电影企业。4月26日,中央电示潘汉年、夏衍、许涤新速从香港来北平,5月11日,周恩来在北平会见潘汉年等,对他们参与接管上海的工作作出具体安排。从各方面抽调的南下干部纵队,5月1日在丹阳集训时,已有7000多人,为接管上海准备了可靠而充足的干部。

  要有新的斗争方式

  1949年5月上旬,所有南下接管上海的干部,同集中在丹阳准备进攻上海的野战军官兵一起,进行入城前的政策和纪律等方面的集训。
  5月6日,华东局第二书记饶漱石在由各部委局以上干部180余人出席的会议上作了报告,根据中央各种城市工作的指示及华东局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及沈阳平津各市的接管经验,阐述接管上海应严格遵守党的政策与十二条入城纪律,强调接管上海的好坏对全国及国际均有很大影响,故必须做到“接好”和“管好”。
  随华东党校干部南下担任队长的罗文在日记中记录了相关情景:
  “王(尧山)传达饶(漱石)5月6日在丹阳的报告……5万多干部、10余万军队目前主要的是组织接管。华东局根据毛主席最近的指示,提出党的政策在接管城市的补充指示……在军管会统一领导下,宣传接管政策,要掌握物资、财产、机器、人员、档案、文件、账簿,接收后了解、监督生产。”
  5月10日,陈毅在丹阳县城南山外大王庙(现城南小学)的空场上,向华东局直属机关排以上干部作入城纪律方面的报告。他说:
  “今天还不进上海,就是因为没有准备好。现在上海只有敌人残兵五六个军,没有什么打头了……现在全党的中心要转到接收城市、保护公私财产。这是一个思想转变问题,是方针原则、政策思想的转变,要有新的斗争方式。”
  按照总前委的要求,南下接管干部为加强政策教育与思想纪律教育,除了学习《入城守则和纪律》《中共中央华东局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等文件,中央社会部和华东局社会部编印的《上海概况》和“上海调查资料”为必读文件。这些有关上海的调查材料,为接管干部对口了解上海各系统的情况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当时参加丹阳集训的范征夫回忆:
  “从5月4日起,我们南下干部纵队第一大队开始组织学习……正当我们许多南下接管干部发愁不了解上海情况、如何执行接管任务时,华东社会部给我们送来了一大批铅印资料,我记得有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学、军事、警察、社团等十多册。这确实是‘雪中送炭’。”
  一位粮食口的接管干部看了材料后说:“我们从农村来,从未到过上海,对上海一无所知。有了这些材料,接管工作就有了依据。”参加接管警察系统的几位在苏、鲁、豫工作的干部,原先对上海十分陌生,拿到上海警察局的材料后,很快就熟悉了这个复杂系统的网络。
  集训期间,南下干部制订了详细的接管工作计划。当时中央曾明确指示:进攻上海的时间不以攻城部队是否准备就绪为准,而要服从于接管上海各项工作的准备程度。5月中旬,华东局发电报给中央:“干部对入城纪律教育及一般接管政策与接管经验的学习均将结束”,接管人员“如果情况需要则在辰哿(5月20日)左右可以行动,辰宥(5月25日)左右可以到达上海附近,执行接管任务”。当接管工作准备就绪时,上海攻城战役即开始了。

  接管国民党上海市政府

  早在5月上旬,为做好上海解放后的接管工作,中共中央上海局两次给上海地下党组织发出指示,要求把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作为自己的主要任务,按照接管部门、系统分门别类发动党员及群众积极分子来协助接管。
  5月27日,上海解放,接管干部陆续进入上海,接管工作全面展开。
  27日上海解放当天,军管会派接管专员接管国民政府上海广播电台,成立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晚上开始播音。
  这一天,军管会财政经济接管委员会财政处负责人顾准、朱如言、谢祝珂到财政局进行接管,并于当天派出接管专员,分别接管了市政府会计处、地政局和国民党财政部在上海的国税署、直接税局、货物税局、审计部所属上海市审计处,以及上海盐业供销处、财政部盐务办事处、中国产物保险公司、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等机构。
  28日,接管国民党上海市政府仪式在旧市府市长办公室进行,国民党上海市政府代理市长赵祖康将旧市府印信上交陈毅市长。陈毅市长发表简短演说,对赵祖康等交出旧市府关防印信、保存文书档案等行动表示嘉许,并希望他们今后努力配合做好市政府的接管工作。
  这一天,原山东解放区北海银行印钞三厂厂长冯锦章率接管人员和一个连的警卫战士,进入国民党中央印制厂上海厂。与此同时,中央印制厂上海厂在齐齐哈尔路、番禺路附近的分厂等印钞企业也全部被接管。29日,原中央印制厂上海厂开始印刷人民币,第二天,第一套人民币一元券在上海面市。
  被接管的官僚资本金融机构计有银行18家,保险公司19家,印制钞票工厂6家,官商合办银行5家。负责接管的是原山东解放区北海银行行长陈穆,他后来回忆说:
  “5月28日,各军代表分别进入接管单位,召集各被接管银行的原负责人,宣示军管会命令,询问该单位全面情况,解释《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约法八章,责令其将该单位原有文卷、账册及各项物资赶制移交清册,准备办理交接。一面查封电台、库房,收缴枪支、弹药,同时与各该行地下党同志接头,了解实质性情况,听取对接管工作的意见,并确定积极分子名单,以便发动群众,按原行政单位成立协助接管小组……上海各银行的地下党组织在上海解放前夕,按照上级党的部署,深入发动群众,保护本单位的财产、档案,准备了必要的资料,以供接管需要。”
  对警察局的接管,与接管官僚资本企业不同,采取“拆屋重建”的方针,即对原警察局机构彻底摧毁,但对员警,则经过考察,量才录用。5月28日,李士英、杨帆率接管干部进入警察总局后,接管工作开展有条不紊,秩序井然。最后,总局和29个分局、2个警察所共接收员警14000多人,各种枪支8520支,六零炮18门,装甲车29辆,各种弹药8283698发,以及大批车辆、器具和财物。
  国民党在沪房地产处也是接管的重要对象。接管人员5月28日进入房屋地产处所在地广东路86号大楼。参加接管工作的刘天同后来回忆说:
  “在我们二梯队来到之前,一梯队的同志对人员档案资料都已接收好,公有房屋都有档案资料,几个被接收机构中有一百多名职员大部分都留了下来,不明政策出走的人员后来也都陆续回来,业务档案原封不动,人事档案交我军管人员管理。来到上海后,我们就睡在四楼地板上,后来搬到淮海中路1414号洋房里,仍是睡在地板上。”

  原封不动地交还人民

  5月27日,有国民党特务假冒“中国人民解放军先遣队”“华中行政办事处交际处”,闯进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上海分社,宣布“接管”。在《时事新报》报社发现有人冒充“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先遣队”进行“接管”。在金融处办公室,有人手持“新四军江南挺进总队”派令冒名接管中央银行,所有这些冒牌货当即被地下党组织和接管干部识破。
  接管工作中也有意外的收获。原蒋介石总统侍从室主任俞济时在上海的寓所被接管后,分配给市军管会秘书长周林居住。周林迁去时,见到有一大批俞济时来不及销毁或携走的公文。新建立的市公安局将其取回后,发现都是非常重要的文件,其中包括国民党保密局、内调局、内政部警察总署、国防部二厅、交警总队等各个特务组织关于“应变”措施给蒋介石的报告。市公安局立即将此情况呈报中央有关领导机关。这时敌特机关虽然已纷纷撤离上海,但这对人民公安机关掌握敌情仍是极为重要的材料。
  7月底,全市接管工作任务基本完成,两个多月内,军管会共接收国民党上海市政府系统各局、处,共计职员4.5万余人;财经系统接收了银行、工厂、仓库等411个单位,员工15.3万余人;文教系统接管了大专院校等26个单位,中等教育机构503个单位。在完成接管机构的同时,也接管了大量财产和物资。
  正如陈毅市长代表市军管会和市政府在8月3日召开的上海市第一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所说:“用战争夺回的人民财产,原封不动地交还人民。”




荐稿人:xscclf 2024-06-08  执行编辑:xscclf 2024-06-08  责任编辑:zjy 2024-06-09

0
 

上一篇见证航天历程 传承民族精神(国家工业遗产)
下一篇哈工大:始于800名年轻人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