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23-07-25 【编辑录入:lrylry】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2023年7月25日第2版

有一次子弹贴着我后脑勺飞过
作者:j解放日报记者 周程祎.  阅读次数:3908

  1690262875893062.jpg

    讲述人:盛仁永,男,93岁,志愿军24军74师220团2营6连机枪手,1951年8月赴朝参战

    1950年,我还是一个20岁的后生,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在父母的支持下主动报名参军。还记得当时征兵审核员问我:“你当兵不怕死吗?”我说:“当兵不怕死,怕死就不当兵!”就这样,我顺利地入伍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光荣的时刻。

    在部队里,我的身份是机枪手,因为我个子高、体魄强、视力好,训练的时候瞄得准。连长就说:“你不当机枪手谁当?”其实,机枪手是很危险的。那时大家说打仗“一要打机枪手,二要打碉堡,三要打军官”,机枪手在战斗中总是最先被攻击的对象,是最容易伤亡的。

    进入朝鲜以后,我们奉命向朝鲜东海岸的元山港地区开进,接替27军的防御防务。我背着60多斤的冬装、弹药、粮食等行装步行,脚上全都打起了血泡。经过20多天的艰苦行军,我们终于到达元山港一线地区,承担起海岸防御和消灭登陆敌人的任务。

    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为了配合在上甘岭的友邻部队,我们在元山港进行防御作战。我用的是转盘机枪,火力比较强大。在一次交战中,我的右肩被一枚手榴弹片击穿,流血不止。当时都说“轻伤不下火线”,经过卫生员的简单包扎处理后,我继续参加战斗,和战友一起又消灭了很多敌人,并成功摧毁了敌方两个碉堡。还有一次,子弹就贴着我的后脑勺飞过,手一摸,全是血,还好只是擦伤。

    1952年12月,上甘岭战役结束后,我们接替15军到上甘岭阵地执行防御守卫任务,1953年1月抵达上甘岭战场。无论是元山守备战还是上甘岭防御战,由于后勤补给跟不上,我们生活环境非常艰苦,每天只能吃炒面、冷饭,住在坑道和茅草屋,也没有床,铺盖一铺就躺下了。

    在战场上,我身边的战友们一个个倒下了。在上甘岭防御阵地的一次战斗任务中,我们排奉命攻击美军前线防御点并抓捕俘虏。出发时39人,回来只剩2人,其中一个就是我。1953年7月,金城战役开始。有一天傍晚,我跟着部队向注字洞南山、新木洞方向实施突击,阻止金化方向美军和南朝鲜军东援,保证第20兵团右翼安全。在战斗中,美军和南朝鲜军飞机、坦克对我们的阵地进行猛攻,全营官兵连续对抗敌人,伤亡巨大。原先全营有600多人,最后只剩下200人左右。我的右胯也被子弹打中,伤势很重,只能退下火线,被送进了战地医护所。幸好抢救及时,不然我早就牺牲了。

    因为在金城反击战中的表现,我被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个人三等功一次,所在连被授予集体三等功一次。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

    停战协定签订后,我回到东北地区医院养伤,后来到无锡军人学校学习。1956年6月,我回到金山区亭林镇,作为一名复员军人继续为家乡建设奋斗。虽然脱下了军装,但我心里保家卫国、服务人民、服务社会的信念永远不会变。




荐稿人:lry  2023-07-25   执行编辑:lyh 2023-07-27   责任编辑:zjy 2023-07-28

0
 

上一篇长津湖“冰雕战士”依然“抱笔”在战斗
下一篇给大气做“CT”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