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22-07-08 【编辑录入:xwfgtx】 文章出处:同济大学关工委办公室

四月暖阳
作者: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马淑娴   阅读次数:15659

  2022年对于所有在上海求学的外乡学子来说,都是特殊的一年。虽然大家已经在疫情笼罩下度过了两年,但这样近地处于风暴中心,可能对大多数上海学生来说都是第一次。

  我的家乡安徽省离上海并不远,每年都有大批人员在两地来回迁徙。因而这次疫情的触角很快就伸触到了我的家乡。

  彼时,我正在同济大学学生宿舍遵守足不出户的防疫政策,日夜困在几百步便可走几个来回的空间里生活和学习。说不上无聊,我本身就是一个擅于自娱自乐的人——但多少有些烦闷。尤其是此次疫情的反弹来得突然,且漫长得出乎意料,这种背景下,整个上海市的物资链条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问题,外卖停滞、快递停送,家人们日日关心我的情况,希望能送点物资,但都有心无力。


1657273065514142.jpg

作者


  仿佛突然被锁链箍住了手脚,灵魂也跟着浮躁起来。我开始执着一些我过去并不在意的细节,比如早餐为什么每天都是一样的,午饭为什么没有红肉,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跑跑步,我还没拿到手的快递什么时候能拿到手,等等诸如此类。以至于从内心深处油然而起一股埋怨。

  埋怨谁呢,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埋怨什么,也不知道该埋怨什么,总归得埋怨些什么。

  也就是这个时候,小姑在家族群里发了一小段身着防疫服的自拍视频,配字,已经到岗了。

  小姑在政府部门任职,疫情在家乡土地上开始有苗头的时候,便第一时间投入一线进行抗疫培训,培训后迅速到岗,投入一线抗疫防疫工作当中。

  很快,年过半百,在市法院任职的大伯,也发出了自己全副武装的照片。配字,也已到岗。

  之后,通过这小小的微信群,我断断续续、零零散散地了解家人在家乡的抗疫情况。他们有人凌晨四点才能回家休息,有的人值班十二小时,防疫面罩里满是汗水和勒痕,他们也受到过部分人的不理解和埋怨……我看不到上海和其他地区防疫人员们的样貌,但他们何尝不是这样呢,他们也是别人的母亲和父亲,也是别人珍惜和爱的人,也会疲惫,也会害怕,但他们需要变成别人的支持,甚至是扛起万千学生、万千市民的期盼,日夜奔波于疫情一线。

  那一瞬间,我觉得有什么被打通了,在我作为处于疫情暴风眼的普通公民,和同济大学的抗疫老师们,和所有防疫一线的党员们之间,有一条共情的羁绊被牵了起来,我们其实是一体而非割裂的。那星点郁闷、烦躁和埋怨瞬间消散,虽然我现在只能看到阳台外的一点风光,但我知道,我的目光早已穿过了迷雾,飘到了神州大地上空。

  如果说四月是一季乌云密布下的连绵阴雨,这些一线辛勤的党员们和志愿者们就是拨开云雾的暖阳,一束光可能不够亮,可一束又一束、一缕又一缕的阳光可以映亮整片天空,笼罩整座神州大地。或许他们只是普通的党员之一,但却实实在在地体现出了“五老”精神。这种精神就像是灯塔,将永垂不朽地指引我们,给予我们不断前行的动力。在他们的影响之下,我也积极投入楼层的志愿者以及楼宇管理工作当中,为同学们的生活保驾护航。

  新时代的我们不一定要成为下一个“五老”,而是实实在在地接过“五老”传承给我们的精神火炬,以自己的方式去开辟道路,用自己的方式去实现价值,并一代又一代地让其在我们的血液流淌下去。

1651537215605613.jpg         

 


荐稿人:xwf 2022-07-08 执行编辑:xwf 2022-07-08 责任编辑:ffy 2022-07-09

0
 

上一篇向人生索取,不向命运祈求
下一篇疫情之下 勇担使命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