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23-10-12 【编辑录入:xscclf】 文章出处:新华网 地方 2023年9月2日

见证一场时速350公里的喀斯特飞驰
我在现场·照片背后的故事|见证一场时速350公里的喀斯特飞驰
作者:曹祎铭 刘续  阅读次数:1808

我在现场 记录瞬间 成为历史


  历经6年多建设,贵南高铁于8月31日正式开通运营。这是贵州、广西两地首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大动脉”,是我国“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包头(银川)至海口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现场-1.jpg


  8月31日,在由南宁东开往贵阳北的G4308次列车上,身穿少数民族服装的乘客在合影留念。


  贵(阳)南(宁)高铁全线长482公里,桥隧比高达90%,沿途喀斯特地貌显著,山高谷深,沟壑纵横,全线横跨多条河流,施工难度极大。

在现场-2.jpg

  2022年8月3日,在位于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的贵南高铁大方山隧道内,技术人员在查看施工中发现的溶洞。


  隧道多、隧道长,是这条高铁留给我的第一印象。贵南高铁开工建设以来,为了真实记录建设的点点滴滴,我数次跟随建设者们一起进隧道,钻溶洞,在掘进最前线的掌子面和他们一起流过汗,也在爆破后的碎石堆上见证过两边掘进队伍会师后的激动和喜悦。

在现场-3.jpg

  这是位于广西河池由中铁二局承建的贵南高铁德庆隧道爆破后产生的飞石(2021年8月3日摄)。

  

  在漆黑、尚未加固过的隧道内拍摄,说实话,内心是有些许害怕的。但每每想到数个月后,隧道内将是另外一番模样时,总会感叹中国建设者们的伟大。

  在贵南这条高铁线上,482公里的里程中有107座隧道,其中有不少是万米长的隧道。坐上高铁一进一出,往往就是另一种光景。

在现场-4-4.jpg

  这是2022年8月17日拍摄的贵南高铁九万大山四号隧道贯通现场。

  

  打开贵南高铁的线路走向设计图,可以看到线路在河池环江一带“拐了一个弯”。高铁选择东进河池并在环江设站方案主要考虑的两个因素之一是广西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是我国唯一的毛南族自治县,这里居住着毛南、壮、汉、瑶、苗、布依、仫佬、水、侗、回、彝、土家等16个少数民族,总人口37.87万人,其中毛南族6.45万人,县城居住有4万人口。在贵南高铁开通之前,环江甚至不曾有过铁路。

  贵南高铁总里程并不长,但却途径30多个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有些少数民族群众甚至一辈子没见过火车。茫茫群山,困住了这里的人们,也困住了这里的发展。

在现场-5.jpg

  这是2022年8月16日拍摄的贵南高铁广西段龙江双线特大桥铺轨作业现场(无人机照片)。

  

  采访中,我无意听到了环江县当地群众传唱的一首山歌《行路难》,其中一句是“盘古开天没开路,勒民杂心连欧机。”(译文:盘古开天不开路,庶民心苦又怄气。)在贵南高铁建设的整个过程中,每次去采访,我都会听到不同身份的人对这里出行难的抱怨,但也会在他们的目光里看到希望。因为随着近几年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加强,以及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工作的大力推进,他们的生活发生着改变,村里通了水泥路,高速修到县里面,曾经的“行路难”已渐渐不再难,他们相信,高铁开通后,他们的生活一定会更好。

  高铁开通的当天,作为前线报道组的一员,我有幸得以跟车拍摄。当列车穿过一个个隧道,奔向沿线的站点时,透过车窗,我惊讶地发现,沿线主要路段和车站周边,站满了围观群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在现场-6-1.jpg

  8月31日,当首趟贵南高铁列车开进广西都安站时,车站旁早已挤满了等候的群众(手机拍摄)。

  

  曾经跟环江县的一名干部闲聊,她说,高铁过境环江县的时间也就不到10分钟,但为了这10分钟,这里的群众等了上千年。

  是的,他们期盼已久的高铁列车终于来了!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全程见证着这条高铁从无到有,从破土到建成通车,其中的酸甜苦辣、泪水和感动无法完全用语言来表达,因为当你经历过了,就会感受到这个国家和这个时代的伟大!

   8月31日,贵南高铁全线开通运营。坐在动车上的记者不禁回想起数年来所见证的有关这条高铁大动脉的点点滴滴。

  当复兴号驶入贵南高铁九万大山一号隧道时,记者掐了一下表,最终秒表显示动车组通过这座全线最长的17公里隧道总用时4分52秒左右。虽然因接近荔波站动车降速,但这通过速度依然令人震惊。然而,2022年3月24日,九万大山一号隧道贯通的那天,记者乘车在错综复杂的各种横洞、导洞、主洞中反复穿行,整整用了1个多小时才从隧道一头到了另一头。那天记者问过当地一位老人,如果从山这边的贵州省荔波县捞村翻山到对面的广西去需要多长时间,老人告诉记者:“这里没有路……”

在现场-8.jpg

  2021年12月5日,工作人员在九万大山一号隧道平行导洞内调试设备。


在现场-9.jpg

  这是2021年3月24日拍摄的九万大山一号隧道出口(无人机照片)。


  坐在列车上看着窗边飞驰的景色,不时有熟悉的场景掠过眼前,如同看见自己已长大的孩子般的亲切感涌上心头——桐子园特大桥就是其中之一。

  桐子园双线特大桥全长约586米,位于贵州省贵定县郊外的一个大峡谷处,其3号桥墩高100.5米,为贵南高铁贵州段最高的桥墩。记者见证了这座大桥从浇筑墩基到封顶,直至最后合龙,每一个关键节点都做出了报道。在贵南高铁开始进行联调联试时,当站在大桥旁边山头上看着蓝色的复兴号飞驰过蓝色的大桥,除了疯狂按动快门其余都不能表达记者激动的内心起伏。

在现场-10.jpg

  试验动车组经过位于贵州省贵定县的贵南高铁桐子园特大桥(2023年8月4日摄)。

  

  如果桐子园特大桥是现代科技的新生儿,那位于贵州省独山县的蒙家桥就是历经沧桑的老者。这位建于清代光绪年间的“老者”距今已经140多年历史。百年来它一直孤单地连通着银坡河两岸,时至今日仍然有当地百姓从它身上走过。孤独的守护直到贵南高铁银坡河特大桥的建设。记者前后共七八次来到银坡河边,既是因为报道银坡河特大桥的各种建设节点,亦是被蒙家桥的古朴所吸引。两座年纪相差140多年的“忘年交”就那样静静矗立在银坡河边,他们有着共同的任务——让山里的人们更方便地走出大山。星空下、夕阳里,记者为这两位“忘年交”拍下了不少照片,青石与钢铁、古老与现代在这里交相辉映、熠熠生辉。

在现场-11.jpg

  2023年8月31日,一列动车组在晨曦中经过位于贵州省独山县郊外的贵南高铁银坡河特大桥(无人机照片)。

在现场-12.jpg

  位于贵州省独山县的贵南高铁银坡河特大桥和建于清光绪年间的古桥蒙家桥沐浴在朝阳中

(2021年4月1日摄)。

在现场-13.jpg

  2021年6月6日拍摄的星空下的银坡河特大桥和蒙家桥。

  

  当从贵阳站出发的动车组缓缓驶入荔波站,时间仅仅过去了57分钟。然而记者还清晰地记得十多年前刚从大学毕业来到贵州参加工作时,从贵阳乘车去荔波采访所需要的时间是整整一个白天。那时候常用“从天黑走到天黑”来形容去荔波所需的时间,意思是从贵阳出发时天还没亮,到荔波时天基本上快黑了。

  崇山峻岭、深谷茂林……在喀斯特地貌发育旺盛的贵州南部,千百年来交通是那样的落后,当地群众盼望发展的期待是那样强烈,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出山!贵南高铁开通运营后,山不再高,海不再远,山海咫尺间,黔桂一线牵。作为这个伟大时代的记录者,有幸能见证这一场时速350公里的喀斯特飞驰,又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呢?



荐稿人:xscclf 2023-10-12  执行编辑:zjy 2023-10-12  责任编辑:lyh 2023-10-14

0
 

上一篇她的衣服口袋里,总有一盒针灸针
下一篇保护冰川的年轻人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