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登录日期:2010-09-06 【编辑录入:lrylry】 文章出处:《文汇报》2010年9月6日第11版

钟南山的体育情缘
作者:叶依  阅读次数:57341

        钟南山从一个调皮的顽童成为力争上游的好学生,他那不服输的天性,使他在大学时就打破了全运会400米栏全国纪录并夺得冠军,毕业后果断抉择投身医学事业。之后,又是他那股不拿冠军不罢休的坚韧毅力,使他有了今天的成就。该书是作者根据钟南山的口述而完成的,讲述了钟南山的人生历程。

   

父母给予他的人生财富

        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是著名儿科专家,1901年出生在厦门,从小和他的叔叔一起长大。“因为祖父母早年就去世了,所以我父亲很早就跟着他的叔叔去厦门读书。中学毕业以后,因为成绩优异,考上了北京协和医科大学。那年是1924年,北京协和医科大学一共招收了40名新生,是很难考上的。”钟南山这样回忆说。

        1924年到1932年,钟世藩所就读的协和医科大学,采取的是淘汰制,一个班40名学生最后只剩下了成绩优异、出类拔萃的8名学生,钟世藩是其中之一。

        钟南山说,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人,有非常严谨和实事求是的恒定素养。他这样评价父亲:“他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因为他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讲依据。”

        钟南山记得在“文革”的时候,他们在农村见到一个孩子,肾出了问题,尿血。当时医生给这位病人诊断的是肾结核。钟南山于是大着胆子,在“关公”面前耍了一把“大刀”,他对父亲讲自己所了解的治肾结核的方法。父亲听了首先就这样问他:“你怎么知道是肾结核呢?”

        尿血的情况有很多,不等于尿血就都是肾结核。父亲纠正了刚刚走上医学道路的钟南山一个最基本的思路,这件事,让他一生记忆犹新。父亲的话,从来都是非常简洁的,他总是对钟南山强调:“说话一定要有根有据。”

        父亲这样的医学态度,成了对钟南山一生的叮嘱。

        钟南山的母亲廖月琴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的高级护理专业。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现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是广东省肿瘤医院的创始人。

        在钟南山的记忆里,母亲是典型的淑女:“她有特别好看的双眼皮儿,总是面含微笑。她的衣着朴素大方,逢年过节的新衣顶多是白色带一点花。她喜欢听我讲话,我讲的时候,她常常会仔细地听我讲的内容,她要表达对我的批评或者建议的时候,常常不会直接地说,而是很婉转地对我讲。”

        钟南山说:“母亲那时工作非常负责任,‘文革’的时候她为什么被人批斗?当时主要是她要保持病房的干净,不让造反派在墙壁上贴一些宣传的东西,因为化疗病人很容易被感染。后来就被安了一个罪名,因此受到批判。”

        母亲的倔强性格,使她采取了结束自己生命的方法来回答一切诬陷,这段往事成为钟南山心中的最痛。

        1964年,钟南山在北京已经大学毕业了,那一年他从北京回到广州探亲。但是,他怎能想到,与母亲的这一次相见,竟然是诀别。

想在天上飞

        19361020日,钟南山在南京中央医院出生,此院刚好坐落于南京钟山的南面,钟世藩便按照地理位置,给自己的孩子取了“南山”这个名字,钟世藩觉得非常有气势,廖月琴也欣然同意。

        小南山的幼年,充斥着警报与炸弹的轰鸣声。南京沦陷前夕,一家人转移到贵阳。6岁的小南山,开始上小学,但是这个贪玩和淘气的小鬼,时常会搞得钟世藩摇头叹气。

        回忆自己的幼年,钟南山笑着摇摇头:“哎呀,我小的时候非常顽皮。读小学的时候,经常不好好学习,经常逃学,有的时候也爱出去买东西吃。老师每个月都要我们交一些钱到学校,作为伙食费,有的时候我就不交,自己拿着妈妈给的伙食费去街上买东西吃。”

        后来有一次,快学期结束的时候,母亲问他:“你给学校交了钱之后,伙食费的钱是不是有剩啊?”他搪塞母亲说:“你去学校问吧。”结果母亲真的带着他到学校去问。快走到学校门口了,小南山眼看没办法了,就不得不对母亲说实话了:“饭钱我自己用掉了。”

        让小南山想不到的是,母亲单独进学校见老师回来以后,并没有太过责备他,只是说:“你这样做是不诚实的表现。”这时,一向严厉、少言寡语的父亲,也只对他说了一句:“你自己再想一想,为什么撒谎?”

         1947年下半年,钟世藩一家随着医院再次迁徙,从贵阳转往广州,一家住进了国民党广州中央政府分配的独栋独院的小楼。到了广州的钟世藩,受聘为广州岭南大学医学院教授。

        广州的生活与贵阳相比,有很大的不同,活跃的南山每天都可以看到美国电影。他特别喜欢武侠片,到了痴迷的程度,电影看多了他就想自己去模仿武侠:一举臂膀、一抬腿就能在天上飞。

        那年钟南山不满12岁,一次他专门找了一把大一点的伞,趁家里没有人,上到最高的三楼,推开窗子,把伞撑开,纵身就跳了出去。

       “哈哈,手里的伞立刻就不听我的使唤了,马上就翻过去了。”他回忆说,结果他直直地像一块石头一样摔到了地上。“还好下面是草地,清醒过来之后,根本说不了话。”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他终于慢慢地能爬起来了。

        钟南山从小读的是教会学校,接受的是教会的教育方式。他说自己后来做事的方式和思维的逻辑,和小时候教会学校的教育方式非常有关。教会学校比较注重发展人的全面素质,其教育方式也有科学的一面。

   

受到周总理接见

        高中毕业时,广东共有5个人考上了北京医学院,钟南山是其中之一。北医招的学生分数要求比较高,他说:“其实对高考的分数我并不满意,其他科都还好,但数学好像才考了60多分,一共是5道题,我只答对了3题,倒是及格了。”

        北医是尖子成群的地方,钟南山仍然和开始上高中时一样,面对差距,他奋起直追,追赶那些在他心目中优秀的人。这完全有赖于他从六年级开始参加的体育比赛,培养了他不服输的性格和战胜困难的勇气。

        到了第二年,他就真的成了尖子生。对儿子的表现感到欣慰的钟世藩,也经常关心钟南山的学习情况。

        1956年,钟南山大学一年级下学期时,学校传来喜讯:周总理要接见北京的“三好学生”。霎时间,整座学校都为这样的喜讯沸腾了。钟南山所在的年级有将近600人,但是只能选上两三个同学。钟南山的成绩和很多同学差不多,但是他有一个特殊的条件,就是体育成绩很好,曾在高校运动会拿过冠军。所以,他幸运地入选,受到周总理的接见。

       “那个时候我真开心哪!”钟南山的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

        1958年大学三年级的钟南山被抽调到北京市体育集训队训练,准备参加第一届全运会。

        对这突如其来的机遇,钟南山为此付出了前所未有的拼争。每天下午5点半放学后,钟南山都要在校园里坚持跑步训练。等到日落西山的时候,他才到校门外的合作社买饭吃,因为这个时候学校的饭堂已经关门了。

        到了集训地之后,训练更加艰苦了,钟南山都一一挺了过来。

        正式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在选拔赛中,一直不懈努力的他竟然没被选上。这个意外打击使钟南山非常失望。

        然而,300多个日日夜夜挥汗如雨的努力,难道就这样付之东流?

        他命令自己:绝不能认输!在这关键的时刻绝不能自甘放弃!

        在最后的冲刺阶段,他再次挑战了自己。19598月份,在第一届全运会的比赛测验中,钟南山以542的成绩,打破了当时546400米栏全国纪录。

        19602月,北医为钟南山在全运会打破400米栏全国纪录,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大会。

        钟南山实际上只读了三年半大学。1955年开始读大学,到1958年三年级时他去参加了全运会。集训之后参加比赛,比赛结束后,北京体委提出:希望他留在体工队。

        钟南山考虑再三,最后他作出了艰难而果断的抉择:把自己的一生投身于医学事业。

收获甜蜜的爱情

        1955年对于钟南山来说,真是双喜临门,刚进了人人羡慕的北京医学院,又“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1955年因机缘巧合认识了李少芬。钟南山的姨婆住在北京,他常常去看姨婆。姨婆与一位女友为伴,这位女友有一个侄女,就是李少芬,与钟南山同龄,她1953年被国家体育队录取为篮球运动员。李少芬也常去看望她的这位老姑婆。李少芬是广东花都人,和钟南山恰好都来自广东。

        一个是看望姨婆,一个是看望姑婆,钟南山和李少芬两个年轻人,他乡遇知己,彼此既惊又喜,情投意合,自然就热恋在了一起。

        钟南山和李少芬从1955年开始相恋,到8年后才成婚,这一时期由于李少芬在国家队总是集中训练和出国比赛,他们相聚的机会非常难得。

        刚进国家队的李少芬,和队友们一起响应周恩来总理和当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的号召,要通过中国人在体育赛场上的表现,洗刷“东亚病夫”的耻辱。

        19631231日,翘首以待的钟南山终于迎娶了自己的梦中新娘,载誉而归的李少芬,捧回了在国际赛场夺冠的奖杯。

        他们的小家是体委安排的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放上一张床以及简单的家居用品后,已经是满满当当。婚礼实在是不能再简朴了:没有婚纱和礼服,钟南山和李少芬一对新人,给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每人剥上一块喜糖。

        李少芬婚后又在国家队打了3年篮球,直到离开,她一共在国家队搏杀了13个年头。

        1966年,本来可以留在国家队当教练的李少芬,执意回到广东,因为考虑到养母和公婆无人照料。她在省队又一直打球,到197338岁时她才彻底退役。退役后的李少芬,曾任广东女篮教练、省体工大队副大队长、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副院长以及中国篮协副主席、广东省篮协副主席。至今,年逾70的她,仍然在为体育事业作贡献,担任着广州市篮协的顾问。

        如今,钟南山与李少芬幸福的家庭,堪称广东乃至全国知名的体育和医学的双重世家。因为他们的女儿钟惟月在20世纪90年代是国内优秀的游泳运动员,获得过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100米蝶泳冠军,在1994年还打破了短池蝶泳世界纪录;他们的儿子钟惟德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科医生,也是医院篮球队的主力;钟惟月的丈夫、美国人费利伦也是个篮球迷。

 

 

    摘自《钟南山传》叶依    作家出版社

 

    推荐人:lry   2010-09-06       执行编辑:zjy  2010.9.7     责任编辑:tmy  2010.9.7

0
 

上一篇青春因自强而灿烂
下一篇胡马依北风 越鸟巢南枝——追忆樊畿难解的中国缘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